[關閉]

姓名:(明–清)馬士英
性別:
朝代:明–清
中曆生卒:萬曆19年-順治3年
西曆生卒:1591-1646
異名:
異名出處
(字)瑤草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38
(漢語拼音)Ma Shiying 
籍貫:貴州省-貴陽府 (今名:貴州省貴陽市(106.6,26.6)) GIS
傳略:
引文出處
恒慕義主編
馬士英
馬士英(字…
清代名人傳略 ,上冊 ,170-171
MA Shih-ying Eminent Chinese of the Ch'ing Period(清代名人傳略) ,558
馬士英 ,貴陽人。萬曆四十四年,與懷寧阮大鋮同中會試。又三年,士英成進士,授南 京戶部主事。天啟時,遷郎中,歷知嚴州、河南、大同三府。崇禎三年,遷山西陽和道副使。 五年,擢右僉都御史,巡撫宣府。到官甫一月,檄取公帑數千金,餽遺朝貴,為鎮守太監王 坤所發,坐遣戍。尋流寓南京。時大鋮名掛逆案,失職久廢,以避流賊至,與士英相結甚歡大鋮機敏猾賊,有才藻。天啟初,由行人擢給事中,以憂歸。同邑左光斗為御史有聲, 大鋮倚為重。四年春,吏科都給事中缺,大鋮次當遷,光斗招之。而趙南星、高攀龍、楊漣 等以察典近,大鋮輕躁不可任,欲用魏大中。大鋮至,使補工科。大鋮心恨,陰結中璫寢推 大中疏。吏部不得已,更上大鋮名,即得請。大鋮自是附魏忠賢,與霍維華、楊維垣、倪文 煥為死友,造百官圖,因文煥達諸忠賢。然畏東林攻己,未一月遽請急歸。而大中掌吏科, 大鋮憤甚,私謂所親曰:「我猶善歸,未知左氏何如耳。」已而楊、左諸人獄死,大鋮對客詡詡 自矜。尋召為太常少卿,至都,事忠賢極謹,而陰慮其不足恃,每進謁,輒厚賄忠賢閽人,還 其刺。居數月,復乞歸。忠賢既誅,大鋮函兩疏馳示維垣。其一專劾崔、魏。其一以七年合算為言,謂天啟四年以後,亂政者忠賢,而翼以呈秀,四年以前,亂政者王安,而翼以東 林。傳語維垣,若時局大變,上劾崔、魏疏,脫未定,則上合算疏。會維垣方並指東林、崔、 魏為邪黨,與編修倪元璐相詆,得大鋮疏,大喜,為投合算疏以自助。崇禎元年,起光祿卿。 御史毛羽健劾其黨邪,罷去。明年定逆案,論贖徒為民,終莊烈帝世,廢斥十七年,欝欝不 得志。
流寇偪皖,大鋮避居南京,頗招納遊俠為談兵說劍,覬以邊才召。無錫顧杲、吳縣楊廷 樞、蕪湖沈士柱、餘姚黃宗羲、鄞縣萬泰等,皆復社中名士,方聚講南京,惡大鋮甚,作留都 防亂揭逐之。大鋮懼,乃閉門謝客,獨與士英深相結。周延儒內召,大鋮輦金錢要之維揚, 求湔濯。延儒曰:「吾此行,謬為東林所推。子名在逆案,可乎?」大鋮沉吟久之,曰:「瑤草 何如?」瑤草,士英別字也,延儒許之。十五年六月,鳳陽總督高斗光以失五城逮治。禮部 侍郎王錫袞薦士英才,延儒從中主之,遂起兵部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總督廬、鳳等處 軍務。
永城人劉超者,天啟中以征安邦彥功,積官至四川遵義總兵官,坐罪免,數營復官不 得。李自成圍開封,超請募土寇協擊,乃用為保定總兵官,令率兵赴救。超憚不敢行,宿留 家中,以私怨殺御史魏景琦等三家,遂據城反。巡撫王漢討之,被殺。帝乃命士英偕太監盧九德、河南總兵官陳永福進討。明年四月,圍其城,連戰,賊屢挫,築長圍困之。超官貴 州時,與士英相識,緣舊好乞降。士英佯許之,超出見,不肯去佩刀。士英笑曰:「若既歸 朝,安用此?」手解其刀。已,潛去其親信,遂就縛。獻俘於朝,磔死。時流寇充斥,士英捍 禦數有功。
十七年三月,京師陷,帝崩,南京諸大臣聞變,倉卒議立君。而福王由崧、潞王常淓 俱避賊至淮安,倫序當屬福王。諸大臣慮福王立,或追怨「妖書」及「挺擊」、「移宮」等案;潞 王立,則無後患,且可邀功。陰主之者,廢籍禮部侍郎錢謙益,力持其議者兵部侍郎呂大 器,而右都御史張慎言、詹事姜曰廣皆然之。前山東按察使僉事雷縯祚、禮部員外郎周鑣 往來遊說。時士英督師廬、鳳,獨以為不可,密與操江誠意伯劉孔昭,總兵高傑、劉澤 清、黃得功、劉良佐等結,而公致書於參贊機務兵部尚書史可法,言倫序親賢,無如福王。 可法意未決。及廷臣集議,吏科給事中李沾探士英指,面折大器。士英亦自廬、鳳擁兵迎 福王至江上,諸大臣乃不敢言。王之立,士英力也。
當王監國時,廷推閣臣,劉孔昭攘臂欲得之,可法折以勳臣無入閣例。孔昭乃訟言: 「我不可,士英何不可?」於是進士英東閣大學士兼兵部尚書、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與可法及 戶部尚書高弘圖並命,士英仍督師鳳陽。士英大慍,令高傑、劉澤清等疏趣可法督師淮、揚,而士英留輔政,仍掌兵部,權震中外。尋論定策功,加太子太師,廕錦衣衞指揮僉事。 九月,敍江北歷年戰功,加少傅兼太子太師、建極殿大學士,廕子如前。十二月,進少師。 明年,進太保。當是時,中原郡縣盡失,高傑死睢州,諸鎮權侔無統。左良玉擁兵上流,跋 扈有異志。而士英為人貪鄙無遠略,復引用大鋮,日事報復,招權罔利,以迄於亡。
初,可法、弘圖及姜曰廣、張慎言等皆宿德在位,將以次引海內人望,而士英必欲起大 鋮。有詔廣搜人材,獨言逆案不可輕議。士英令孔昭及侯湯國祚、伯趙之龍等攻慎言去 之,而薦大鋮知兵。初,大鋮在南京,與守備太監韓贊周暱。京師陷,中貴人僁南奔,大鋮 因贊周遍結之,為羣奄言東林當日所以危貴妃、福王者,俾備言於王,以潛傾可法等。羣奄 更極口稱大鋮才,士英亦言大鋮從山中致書與定策謀,為白其附璫贊導無實跡。遂命大鋮 冠帶陛見。大鋮乃上守江策,陳三要、兩合、十四隙疏,幷自白孤忠被陷,痛詆孫慎行、魏大 中、左光斗,且指大中為大逆。於是大學士姜曰廣、侍郎呂大器、懷遠侯常延齡等並言大鋮 逆案巨魁,不可召。士英為大鋮奏辨,力攻曰廣、大器,益募宗室統金钫類、建安王統鏤輩,連疏 交攻。而以大學士高弘圖為御史時嘗詆東林,必當右己,乃言「弘圖素知臣者」。弘圖則言 先帝欽定逆案一書,不可擅改。士英與爭,弘圖因乞罷。士英意稍折,遲迴月餘,用安遠侯 柳祚昌薦,中旨起大鋮兵部添註右侍郎。左都御史劉宗周言:「殺大中者魏璫,大鋮其主使也。即才果足用,臣慮黨邪害正之才,終病世道。大鋮進退,實係江左興亡,乞寢成 命。」有旨切責。未幾,大鋮兼右僉都御史,巡閱江防。尋轉左侍郎。明年二月進本部尚書 兼右副都御史,仍閱江防。
呂大器、姜曰廣、劉宗周、高弘圖、徐石麒皆與士英齟齬,先後罷歸。士英獨握大柄,內 倚中官田成輩,外結勳臣劉孔昭、朱國弼、柳祚昌,鎮將劉澤清、劉良佐等,而一聽大鋮計。 盡起逆案中楊維垣、虞廷陛、郭如闇、周昌晉、虞大復、徐復陽、陳以瑞、吳孔嘉;其死者悉予 贈卹,而與張捷、唐世濟等比;若張孫振、袁弘勳、劉光斗皆得罪先朝,復置言路為爪牙。朝 政濁亂,賄賂公行。四方警報狎至,士英身掌中樞,一無籌畫,日以鋤正人引兇黨為務。
初,舉朝以逆案攻大鋮,大鋮憾甚。及見北都從逆諸臣有附會清流者,因倡言曰:「彼攻 逆案,吾作順案與之對。」以李自成偽國號曰順也。士英因疏糾從逆光時亨等;時亨名附東 林,故重劾之。大鋮又誣逮顧杲及左光斗弟光先下獄,劾周鑣、雷縯祚殺之。時有狂僧大 悲出語不類,為總督京營戎政趙之龍所捕。大鋮欲假以誅東林及素所不合者,因造十八羅 漢、五十三參之目,書史可法、高弘圖、姜曰廣等姓名,內大悲袖中,海內人望,無不備列。 錢謙益先已上疏頌士英,且為大鋮訟冤修好矣,大鋮憾不釋,亦列焉,將窮治其事。獄詞詭 秘,朝士皆自危,而士英不欲興大獄,乃當大悲妖言律斬而止。張縉彥以本兵首從賊,賊敗,縉彥竄歸河南,自言集義勇收復列城,即授原官,總督河 北、山西、河南軍務,便宜行事。其他大僚降賊者,賄入,輒復其官。諸白丁、隸役輸重賂, 立躋大帥。都人為語曰:「職方賤如狗,都督滿街走。」其刑賞倒亂如此。大清兵抵宿遷、邳 州,未幾引還。史可法以聞,士英大笑不止,坐客楊士聰問故。士英曰:「君以為誠有是事 耶?乃史公妙用也。歲將暮,防河將吏應敍功,耗費軍資應稽算,此特為序功、稽算地耳。」 侍講衞胤文兼給事中,監高傑軍。傑死,胤文窺士英指,論可法督師為贅。士英即擢胤文 兵部右侍郎,總督傑營將士以分其權,可法益不得展布。
先是,左良玉接監國詔書,不肯拜,袁繼咸強之,乃開讀如禮。而屬承天守備何志孔、 巡按御史黃澍入賀,陰伺朝廷動靜。澍挾良玉勢,當陛見,面數士英奸貪不法,且言嘗受張 獻忠偽兵部尚書周文江重賄,為題授參將,罪當斬。志孔亦論士英罔上行私諸罪。司禮太 監韓贊周叱志孔退,士英跪乞處分,澍舉笏直擊其背曰:「願與奸臣同死。」士英大號呼,王 搖首不言者久之,贊周即執志孔候命。王因澍言意頗動,夜諭贊周,欲令士英避位。士英 佯引疾,而賂福邸舊奄田成等向王泣曰:「上非馬公不得立,逐馬公,天下將議上背恩矣。 且馬公去,誰念上者?」王默然,即慰留士英。士英亦畏良玉,請釋志孔,而命澍速還湖廣。 故都督掌錦衣衞劉僑者,嘗遣戍,由周文江賄張獻忠,受偽命,為錦衣指揮使。及良玉復蘄、黃,僑削髮逃去,澍持之急。而士英納僑賄,令訐澍,遂復僑官,削澍職。尋以楚府中尉 言,逮澍。良玉令部將羣譁,欲下南京索餉,因保救澍。袁繼咸為上疏代澍申理,士英不得 已,乃免逮。澍遂匿良玉軍中,良玉與士英由此有隙,及偽太子獄起,良玉遂假為兵端。
太子之來也,識者指其偽,而都下士民譁然是之。時又有童氏者,自稱王妃,亦下獄。 督撫、鎮將交章爭太子及童妃事。王亟出獄詞,徧示中外,眾論益籍籍,謂士英等朋奸,導 王滅絕倫理。澍在良玉軍中,日夜言太子冤狀,請引兵除君側惡。良玉亦上疏請全太子, 斥士英等為奸臣。又以士英裁其餉,大憾,移檄遠近,聲士英罪。復上疏言:「自先帝之變, 士英利災擅權,事事為難。逆案先帝手定,士英首翻之。要典先帝手焚,士英復修之。越 其杰貪婪遣戍,濫授節鉞。張孫振贓污絞犯,驟畀京卿。他如袁弘勳、楊文驄、劉泌、王燧、 黃鼎等,或行同狗彘,或罪等叛逆,皆用之當路。己為首輔,用腹心阮大鋮為添註尚書。又 募死士伏皇城,詭名禁軍,動曰廢立由我。陛下即位之初,恭儉明仁,士英百計誑惑,進優 童豔女,傷損盛德。復引用大鋮,睚眦殺人,如雷縯祚、周鑣等,鍛煉周內,株連蔓引。尤其 甚者,借三案為題,凡生平不快意之人,一網打盡。令天下士民,重足解體。目今皇太子 至,授受分明。大鋮一手握定抹殺識認之方拱乾,而信朋謀之劉正宗,忍以十七年嗣君,付 諸幽囚。凡有血氣,皆欲寸磔士英、大鋮等,以謝先帝。乞立肆市朝,傳首抒憤。」疏上,遂引兵而東。
士英懼,乃遣阮大鋮、朱大典、黃得功、劉孔昭等禦良玉,而撤江北劉良佐等兵,從之 西。時大清兵日南下,大理少卿姚思孝,御史喬可聘、成友謙請無撤江北兵,亟守淮、揚。 士英厲聲叱曰:「若輩東林,猶藉口防江,欲縱左逆入犯耶?北兵至,猶可議款。左逆至,則 若輩高官,我君臣獨死耳!」力排思孝等議,淮、揚備禦益弱。會良玉死,其子夢庚連陷郡 縣,率兵至采石。得功等與相持,大鋮、孔昭方虛張捷音,以邀爵賞,而大清兵已破揚州,逼 京城。
五月三日,王出走太平,奔得功軍。孔昭斬關遁。明日,士英奉王母妃,以黔兵四百 人為衞,走浙江。經廣德州,知州趙景和疑其詐,閉門拒守。士英攻破,執景和殺之,大掠 而去。走杭州,守臣以總兵府為母妃行宮。不數日,大鋮、大典、方國安俱倉皇至,則得功 已兵敗死,王被擒。次日,請潞王監國,不受。未幾,大兵至,王率眾降,尋同母妃北去。此 即大器等之所議欲立者也。
杭州既降,士英欲謁監國魯王,魯王諸臣力拒之。大鋮投朱大典於金華,亦為士民所 逐,大典乃送之嚴州總兵方國安軍。士英,國安同鄉也,先在其軍中。大鋮掀髯指掌,日 談兵,國安甚喜。而士英以南渡之壞,半由大鋮,而己居惡名,頗以為恨。已,我兵擊敗士英、國安。無何,士英、國安率眾渡錢塘,窺杭州,大兵擊敗之,溺江死者無算。士英擁殘兵 欲入閩,唐王以罪大不許。明年,大兵剿湖賊,士英與長興伯吳日生俱擒獲,詔俱斬之。事 具國史。大鋮偕謝三賓、宋之晉、蘇壯等赴江干乞降,從大兵攻仙霞關,僵仆石上死。而野 乘載士英遁至台州山寺為僧,為我兵搜獲,大鋮、國安先後降。尋唐王走順昌。我大兵至, 搜龍扛,得士英、大鋮、國安父子請王出關為內應疏,遂駢斬士英、國安於延平城下。大 鋮方遊山,自觸石死,仍戮屍云。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37-7945
蟋蟀相公
馬士英在弘光朝,為人極似賈秋壑,其聲色貨利無一不同,羽書倉皇,猶以岗蟋蟀為戲,一時目為「蟋蟀相公」。迨大清兵已臨江,而宮中猶需房中藥,命乞子捕蝦蟆以供,而燈籠大書曰「奉旨捕蟾」。嗟乎!君為蝦蟆天子,臣為蟋蟀相公,欲不亡得乎!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柳南隨筆續筆 ,1卷 ,153
王鴻緒等撰
馬士英貴陽…
明史稿列傳 ,3冊 ,644-647
張岱撰
馬士英、阮大鋮列傳(附方國安)
馬士英,貴…
石匱書後集列傳 ,48卷 ,315-321
李瑤纂
馬士英
馬士英貴陽…
繹史摭遺 ,18卷 ,281-287
凌雪纂
馬士英、阮大鋮、楊文驄、劉承胤、馬吉翔
馬士英字瑤…
國壽錄等四種-南天痕列傳 ,26卷 ,799-803
出身:萬曆[44]年舉人; 萬曆47年進士
履歷:
履歷任期出處
南京戶部主事萬曆?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37
郎中天啟?年-天啟?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37
浙江嚴州府知府天啟?年-天啟?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37
河南河南府知府天啟?年-天啟?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37
山西大同知府天啟?年-崇禎3年明實錄附錄:史語所藏鈔本崇禎長編 ,33卷 ,1909
山西陽和道副使崇禎3年-崇禎5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37
寧武兵備副使天啟?年-崇禎3年明實錄附錄:史語所藏鈔本崇禎長編 ,33卷 ,1909
巡撫宣府等處地方崇禎5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035832號
流戍邊疆崇禎5年-崇禎?年清代名人傳略 ,上冊 ,170
[兵部左侍郎]崇禎15年-崇禎?年明實錄附錄:崇禎實錄 ,15卷 ,432
兵部右侍郎崇禎15年-崇禎?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38
右僉都御史(兼)崇禎15年-崇禎?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38
總督廬鳳等處軍務崇禎15年-崇禎16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38
兼督湖廣安慶合勦崇禎15年-崇禎16年明實錄附錄:崇禎實錄 ,15卷 ,432
東閣大學士(南明福王政權)崇禎17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40
兵部尚書(兼)(南明福王政權)崇禎17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40
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兼)(南明福王政權)崇禎17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40
禮部尚書(兼)(南明福王政權)崇禎17年明代職官年表 ,1冊 ,399
太子太保(南明福王政權)崇禎17年明代職官年表 ,1冊 ,399
文淵閣大學士(南明福王政權)崇禎17年明代職官年表 ,1冊 ,399
太子太師(南明福王政權)崇禎17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40
少傅(南明福王政權)崇禎17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40
太子太師(少傅兼)(南明福王政權)崇禎17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40
建極殿大學士(南明福王政權)崇禎17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40
少師(南明福王政權)崇禎17年-順治2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40
太保(南明福王政權)順治2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7940
關連:楊文驄(戚)
單位:本筆資料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與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共同製作
權威號:005079
CBDB:0061736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