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姓名:(清)曾國藩
性別:
朝代:
中曆生卒:嘉慶16年-同治11年
西曆生卒:1811-1872
異名:
異名出處
(初名)曾子城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7942號
(初名)曾子成清朝鼎甲徵信錄等三種-桐城文學淵源考 ,4卷 ,567
(初名)曾子誠中國人名異稱大辭典(綜合卷) ,4卷 ,1504
(字)居武皇清書史 ,2冊19卷 ,78
(字)伯涵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856號
(字)滌生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清史稿.列傳 ,405卷
(號)滌生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7942號
(諡)文正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室名)求闕齋清人室名別稱字號索引 ,下冊 ,1475
(室名)養德養身綿綿穆穆之室清人室名別稱字號索引 ,下冊 ,1475
(漢語拼音)Zeng Guofan 
籍貫:湖南省-長沙府-湘鄉縣 (今名:湖南省湘鄉縣(112.5,27.7))
傳略:
引文出處
曾國藩,初名子城,字滌生,湖南湘鄉人。家世農。祖玉屏,始慕嚮學。父麟書,為縣學生,以孝聞。
國藩,道光十八年進士。二十三年,以檢討典試四川,再轉侍讀,累遷內閣學士、禮部侍郎,署兵部。時太常寺卿唐鑑講學京師,國藩與倭仁、吳廷棟、何桂珍嚴事之,治義理之學。兼友梅曾亮及邵懿辰、劉傳瑩諸人,為詞章考據,尤留心天下人材。
咸豐初,廣西兵事起,詔群臣言得失。奏陳今日急務,首在用人,人才有轉移之道,有培養之方,有考察之法。上稱其剴切明辨。尋疏薦李棠階、吳廷棟、王慶雲、嚴正基、江忠源五人。寇氛益熾,復上言:「國用不足,兵伍不精,二者為天下大患。於歲入常額外,誠不可別求搜刮之術,增一分則民受一分之害。至歲出之數,兵餉為鉅,綠營兵額六十四萬,常虛六七萬以資給軍用。自乾隆中增兵議起,歲糜帑二百餘萬。其時大學士阿桂即憂其難繼,嘉、道間兩次議裁,不及十之四,仍宜汰五萬,復舊額。自古開國之初,兵少而國強,其後兵愈多則力愈弱,餉愈多則國愈貧。應請皇上注意將才,但使七十一鎮中有十餘鎮足為心腹,則緩急可恃矣。」又深痛內外臣工諂諛欺飾,無陳善責難之風。因上敬陳聖德預防流弊一疏,切指帝躬,有人所難言者,上優詔答之。歷署刑部、吏部侍郎。二年,典試江西,中途丁母憂歸。
三年,粵寇破江寧,據為偽都,分黨北犯河南、直隸,天下騷動,而國藩已前奉旨辦團練於長沙。初,國藩欲疏請終制,郭嵩燾曰:「公素具澄清之抱,今不乘時自效,如君父何?且墨絰從戎,古制也。」遂不復辭。取明戚繼光遺法,募農民樸實壯健者,朝夕訓練之。將領率用諸生,統眾數不逾五百,號「湘勇」。騰書遐邇,雖卑賤與鈞禮。山野材智之士感其誠,莫不往見,人人皆以曾公可與言事。四境土匪發,聞警即以湘勇往。立三等法,不以煩府縣獄。旬月中,莠民猾胥,便宜捕斬二百餘人。謗讟四起,自巡撫司道下皆心誹之,至以盛暑練操為虐士。然見所奏輒得褒答受主知,未有以難也。一日標兵與湘勇鬨,至闌入國藩行臺。國藩親訴諸巡撫,巡撫漫謝之,不為理,即日移營城外避標兵。或曰:「曷以聞?」國藩歎曰:「大難未已,吾人敢以私憤瀆君父乎?」
嘗與嵩燾、忠源論東南形勢多阻水,欲剿賊非治水師不可,乃奏請造戰艦於衡州。匠卒無曉船制者,短橈長槳,出自精思,以人力勝風水,遂成大小二百四十艦。募水陸萬人,水軍以褚汝航、楊載福、彭玉麟領之,陸軍以塔齊布、羅澤南領之。賊自江西上竄,再陷九江、安慶。忠源戰歿廬州,吳文鎔督師黃州亦敗死。漢陽失,武昌戒嚴,賊復乘勢擾湖南。國藩銳欲討賊,率水陸軍東下。舟師初出湖,大風,損數十艘。陸師至岳州,前隊潰退,引還長沙。賊陷湘潭,邀擊靖港,又敗,國藩憤投水,幕下士章壽麟掖起之,得不死。而同時塔齊布大破賊湘潭,國藩營長沙高峰寺,重整軍實,人人揶揄之。或請增兵,國藩曰:「吾水陸萬人非不多,而遇賊即潰。岳州之敗,水師拒戰者惟載福一營;湘潭之戰,陸師塔齊布、水師載福各兩營:以此知兵貴精不貴多。故諸葛敗祁山,且謀減兵損食,勤求己過,非虛言也。且古人用兵,先明功罪賞罰。今世亂,賢人君子皆潛伏,吾以義聲倡導,同履危亡。諸公之初從我,非以利動也,故於法亦有難施,其致敗由此。」諸將聞之皆服。
陸師既克湘潭,巡撫、提督上功,而國藩請罪。上詰責提督鮑起豹,免其官,以塔齊布代之。受印日,士民聚觀,歎詫國藩為知人,而天子能明見萬里也。賊自岳州陷常德,旋北走,武昌再失。國藩引兵趨岳州,斬賊梟將曾天養,連戰,下城陵磯。會師金口,謀取武昌。澤南沿江東岸攻花園寇屯,塔齊布伏兵洪山,載福舟師深入寇屯,士皆露立,不避鉛丸。武昌、漢陽賊望見官軍盛,宵遁,遂復二郡。國藩以前靖港敗,自請奪官,至是奏上,詔署湖北巡撫,尋加兵部侍郎銜,解署任,命督師東下。
當是時,水師奮厲無前,大破賊田家鎮,斃賊數萬,至於九江,前鋒薄湖口。攻梅家洲賊壘不下,駛入鄱湖。賊築壘湖口斷其後,舟不得出,於是外江、內湖阻絕。外江戰船無小艇,賊乘舴艋夜襲營,擲火燒坐船,國藩跳而免,水師遂大亂。上疏請罪,詔旨寬免,謂於大局無傷也。五年,賊再陷武漢,擾荊襄。國藩遣胡林翼等軍還援湖北,塔齊布留攻九江,而躬至南昌撫定水師之困內湖者。澤南從征江西,復弋陽,拔廣信,破義寧,而塔齊布卒於軍。國藩在江西與巡撫陳啟邁不相能,澤南奔命往來,上書國藩,言東南大勢在武昌,請率所部援鄂,國藩從之。幕客劉蓉諫曰:「公所恃者塔、羅。今塔將軍亡,羅又遠行,脫有急,誰堪使者?」國藩曰:「吾計之熟矣,東南大局宜如是,俱困於此無為也。」嵩燾祖餞澤南曰:「曾公兵單,奈何?」澤南曰:「天苟不亡本朝,公必不死。」九月,補授兵部侍郎。
六年,賊酋石達開由湖北竄江西,連陷八府一州,九江賊踞自如,湖南北聲息不相聞。國藩困南昌,遣將分屯要地,羽檄交馳,不廢吟誦。作水陸師得勝歌,教軍士戰守技藝、結營布陳之法,歌者咸感奮,以殺賊敢死為榮。顧眾寡,終不能大挫賊。議者爭請調澤南軍,上以武漢功垂成,不可棄。澤南督戰益急,卒死於軍。玉麟聞江西警,芒鞋走千里,穿賊中至南昌助守。林翼已為湖北巡撫,國藩弟國華、國葆用父命乞師林翼,將五千人攻瑞州。湖南巡撫駱秉章亦資國荃兵援吉安,兄弟皆會行間。而國藩前所遣援湖北諸軍,久之再克武漢,直下九江,李續賓八千人軍城東。續賓者,與弟續宜皆澤南高第弟子也。載福戰船四百泊江兩岸,江寧將軍都興阿馬隊、鮑超步隊駐小池口,凡數萬人。國藩本以憂懼治軍,自南昌迎勞,見軍容甚盛,益申儆告誡之。而是時江南大營潰,督師向榮退守丹陽,卒。和春為欽差大臣,張國樑總統諸軍攻江寧。
七年二月,國藩聞父憂,逕歸。給三月假治喪,堅請終制,允開侍郎缺。林翼既定湖北,進圍九江,破湖口,水師絕數年復合。載福連拔望江、東流,揚颿過安慶,克銅陵泥汊,與江南軍通。由是湘軍水師名天下。林翼以此軍創始國藩,楊、彭皆其舊部,請起國藩視師。會九江克復,石達開竄浙江,浸及福建,分股復犯江西,朝旨詔國藩出辦浙江軍務。
國藩至江西,屯建昌,又詔援閩。國藩以閩賊不足慮,而景德地衝要,遣將援贛北,攻景德。國荃追賊至浮梁,江西列城次第復。時石達開復竄湖南,圍寶慶。上慮四川且有變,林翼亦以湖北餉倚川鹽,而國藩又久治兵,無疆寄,乃與官文合疏請國藩援蜀。會賊竄廣西,上游兵事解,而陳玉成再破廬州,續賓戰歿三河,林翼以群盜蔓廬、壽間,終為楚患,乃改議留國藩合謀皖。軍分三道,各萬人。國藩由宿松、石牌規安慶,多隆阿、鮑超出太湖取桐城,林翼自英山嚮舒、六。多隆阿等既大破賊小池,復太湖、潛山,遂軍桐城。國荃率諸軍圍安慶,與桐城軍相犄角。安慶未及下,而皖南賊陷廣德,襲破杭州。
李秀成大會群賊建平,分道援江寧,江南大營復潰,常州、蘇州相繼失,咸豐十年閏三月也。左宗棠聞而歎曰:「此勝敗之轉機也!江南諸軍,將蹇兵疲久矣。滌而清之,庶幾後來可藉手乎?」或問:「誰可當者?」林翼曰:「朝廷以江南事付曾公,天下不足平也。」於是天子慎選帥,就加國藩兵部尚書銜,署理兩江總督,旋即真,授欽差大臣。是時江、浙賊氛熾,或請撤安慶圍先所急。國藩曰:「安慶一軍為克金陵張本,不可動也。」遂南渡江,駐祁門。江、浙官紳告急書日數十至,援蘇、援滬、援皖、援鎮江詔書亦疊下。國藩至祁門未數日,賊陷寧國,陷徽州。東南方困兵革,而英吉利復失好,以兵至。僧格林沁敗績天津,文宗狩熱河,國藩聞警,請提兵北上,會和議成,乃止。
其冬,大為賊困,一出祁門東陷婺源;一出祁門西陷景德;一入羊棧嶺攻大營。軍報絕不通,將吏惵然有憂色,固請移營江干就水師。國藩曰:「無故退軍,兵家所忌。」卒不從,使人間行檄鮑超、張運蘭亟引兵會。身在軍中,意氣自如,時與賓佐酌酒論文。自官京朝,即日記所言行,後履危困無稍間。國藩駐祁門,本資餉江西,及景德失,議者爭言取徽州通浙米。乃自將大軍次休寧,值天雨,八營皆潰,草遺囑寄家,誓死守休寧。適宗棠大破賊樂平,運道通,移駐東流。多隆阿連敗賊桐城,鮑超一軍游擊無定居,林翼復遣將助之。十一年八月,國荃遂克安慶。捷聞,而文宗崩,林翼亦卒。穆宗即位,太后垂簾聽政,加國藩太子少保銜,命節制江蘇、安徽、江西、浙江四省。國藩惶懼,疏辭,不允,朝有大政,咨而後行。
當是時,偽天王洪秀全僭號踞金陵,偽忠王李秀成等犯蘇、滬,偽侍王李世賢等陷浙杭,偽輔王楊輔清等屯寧國,偽康王汪海洋窺江西,偽英王陳玉成屯廬州,捻首苗霈霖出入潁、壽,與玉成合,圖竄山東、河南,眾皆號數十萬。國藩與國荃策進取,國荃曰:「急擣金陵,則寇必以全力護巢穴,而後蘇、杭可圖也。」國藩然之。乃以江寧事付國荃,以浙江事付宗棠,而以江蘇事付李鴻章。鴻章故出國藩門,以編修為幕僚,改道員,至是令從淮上募勇八千,選良將付之,號「淮軍」。同治元年,拜協辦大學士,督諸軍進討。於是國荃有擣金陵之師,鴻章有征蘇、滬之師,載福、玉麟有肅清下游之師;大江以北,多隆阿有取廬州之師,續宜有援潁州之師;大江以南,鮑超有攻寧國之師,運蘭有防剿徽州之師,宗棠有規復全浙之師:十道並出,皆受成於國藩。
賊之都金陵也,堅築壕壘,餉械足,猝不可拔。疾疫大作,將士死亡山積,幾不能軍。國藩自以德薄,請簡大臣馳赴軍,俾分己責,上優詔慰勉之,謂:「天災流行,豈卿一人之咎?意者朝廷政多缺失,我君臣當勉圖禳救,為民請命。且環顧中外,才力、氣量無逾卿者!時勢艱難,無稍懈也。」國藩讀詔感泣。時洪秀全被圍久,召李秀成蘇州,李世賢浙江,悉眾來援,號六十萬,圍雨花臺軍。國荃拒戰六十四日,解去。三年五月,水師克九洑洲,江寧城合圍。十月,鴻章克蘇州。四年二月,宗棠克杭州。國藩以江寧久不下,請鴻章來會師,未發,國荃攻益急,克之。江寧平,天子褒功,加太子太傅,封一等毅勇侯,賞雙眼翎。開國以來,文臣封侯自是始。朝野稱賀,而國藩功成不居,粥粥如畏。穆宗每簡督撫,輒密詢其人,未敢指缺疏薦,以謂疆臣既專征伐,不當更分黜陟之柄,外重內輕之漸,不可不防。
初,官軍積習深,勝不讓,敗不救。國藩練湘軍,謂必萬眾一心,乃可辦賊,故以忠誠倡天下。其後又謂淮上風氣勁,宜別立一軍。湘勇利山徑,馳騁平原非所長,且用武十年,氣亦稍衰矣,故欲練淮士為湘勇之繼。至是東南大定,裁湘軍,進淮軍,而捻匪事起。
捻匪者,始於山東游民相聚,其後剽掠光、固、潁、亳、淮、徐之間,捻紙燃脂,故謂之「捻」。有眾數十萬,馬數萬,蹂躪數千里,分合不常。捻首四人,曰張總愚、任柱、牛洪、賴文光。自洪寇、苗練嘗糾捻與官軍戰,益悉攻鬥,勝保、袁甲三不能禦。僧格林沁征討數年,亦未能大創之。國藩聞僧軍輕騎追賊,一日夜三百餘里,曰:「此於兵法,必蹶上將軍。」未幾而王果戰歿曹州,上聞大驚,詔國藩速赴山東剿捻,節制直隸、山東、河南三省,而鴻章代為總督,廷旨日促出師。國藩上言:「楚軍裁撤殆盡,今調劉松山一軍及劉銘傳淮勇尚不足。當更募徐州勇,以楚軍之規模,開齊、兗之風氣;又增募馬隊及黃河水師,皆非旦夕可就。直隸宜自籌防兵,分守河岸,不宜令河南之兵兼顧河北。僧格林沁嘗周歷五省,臣不能也。如以徐州為老營,則山東之兗、沂、曹、濟,河南之歸、陳,江蘇之淮、徐、海,安徽之廬、鳳、潁、泗,此十三府州責之臣,而以其餘責各督撫。汛地有專屬,則軍務乃漸有歸宿。」又奏:「扼要駐軍臨淮關、周家口、濟寧、徐州,為四鎮。一處有急,三處往援。今賊已成流寇,若賊流而我與之俱流,必致疲於奔命。故臣堅持初議,以有定之兵,制無定之寇,重迎剿,不重尾追。」然督師年餘,捻馳突如故。將士皆謂不苦戰而苦奔逐,乃起張秋抵清江築長牆,憑運河禦之,未成而捻竄襄、鄧間,因移而西,修沙河、賈魯河,開壕置守。分地甫定,而捻衝河南汛地,復突而東。時議頗咎國藩計迂闊,然亦無他術可制捻也。
山東、河南民習見僧格林沁戰,皆怪國藩以督兵大臣安坐徐州,謗議盈路。國藩在軍久,益慎用兵。初立駐軍四鎮之議,次設扼守黃運河之策。既數為言路所劾,亦自以防河無效,朝廷方起用國荃,乃奏請鴻章以江督出駐徐州,與魯撫會辦東路;國荃以鄂撫出駐襄陽,與豫撫會辦西路:而自駐周家口策應之。或又劾其驕妄,於是國藩念權位不可久處,益有憂讒畏譏之心矣。丐病假數月,繼請開缺,以散員留軍效力;又請削封爵:皆不許。
五年冬,還任江南,而鴻章代督軍。時牛洪死,張總愚竄陝西,任柱、賴文光竄湖北,自是有東西捻之號。六年,就補大學士,留治所。東捻由河南竄登、萊、青,李鴻章、劉長佑建議合四省兵力堵運河。賊復引而西,越膠、萊、河南入海州。官軍陣斬任柱,賴文光走死揚州。以東捻平,加國藩雲騎尉世職。西捻入陝後,為松山所敗。乘堅冰渡河竄山西,入直隸,犯保定、天津。松山繞出賊前,破之於獻縣。諸帥勤王師大至,賊越運河竄東昌、武定。鴻章移師德州,河水盛漲,扼河以困之。國藩遣黃翼升領水師助剿,大破賊于荏平。張總愚赴水死,而西捻平。凡防河之策,皆國藩本謀也。是年授武英殿大學士,調直隸總督。
國藩為政務持大體,規全勢。其策西事,議先清隴寇而後出關;籌滇、黔,議以蜀、湘二省為根本。皆初立一議,後數年卒如其說。自西人入中國,交涉事日繁。金陵未下,俄、美、英、法皆請以兵助,國藩婉拒之。及廷議購機輪,置船械,則力贊其成,復建議選學童習藝歐洲。每定約章,輒詔問可許不可許,國藩以為爭彼我之虛儀者可許,其奪吾民生計者勿許也。既至直隸,以練兵、飭吏、治河三端為要務,次第興革,設清訟局、禮賢館,政教大行。
九年四月,天津民擊殺法領事豐大業,燬教堂,傷教民數十人。通商大臣崇厚議嚴懲之,民不服。國藩方病目,詔速赴津,乃務持平保和局,殺十七人,又遣戍府縣吏。國藩之初至也,津民謂必反崇厚所為,備兵以抗法。然當是時,海內初定,湘軍已散遣,天津咫尺京畿,民、教相鬨,此小事不足啟兵端,而津民爭怨之。平生故舊持高論者,日移書譙讓,省館至毀所署楹帖,而國藩深維中外兵勢強弱,和戰利害,惟自引咎,不一辯也。丁日昌因上奏曰:「自古局外議論,不諒局中艱苦,一唱百和,亦足以熒上聽,撓大計。卒之事勢決裂,國家受無窮之累,而局外不與其禍,反得力持清議之名,臣實痛之!」
國藩既負重謗,疾益劇,乃召鴻章治其獄,逾月事定,如初議。會兩江缺出,遂調補江南,而以鴻章督直隸。江南人聞其至,焚香以迎。以亂後經籍就熸,設官書局印行,校刊皆精審。禮聘名儒為書院山長,其幕府亦極一時之選,江南文化遂比隆盛時。
國藩為人威重,美鬚髯,目三角有稜。每對客,注視移時不語,見者竦然,退則記其優劣,無或爽者。天性好文,治之終身不厭,有家法而不囿於一師。其論學兼綜漢、宋,以謂先王治世之道,經緯萬端,一貫之以禮。惜秦蕙田五禮通考闕食貨,乃輯補鹽課、海運、錢法、河堤為六卷;又慨古禮殘闕無軍禮,軍禮要自有專篇,如戚敬元所紀者。論者謂國藩所訂營制、營規,其於軍禮庶幾近之。晚年頗以清靜化民,俸入悉以養士。老儒宿學,群歸依之。尤知人,善任使,所成就薦拔者,不可勝數。一見輒品目其材,悉當。時舉先世耕讀之訓,教誡其家。遇將卒僚吏若子弟然,故雖嚴憚之,而樂為之用。居江南久,功德最盛。
同治十三年,薨于位,年六十二。百姓巷哭,繪像祀之。事聞,震悼,輟朝三日。贈太傅,諡文正,祀京師昭忠、賢良祠,各省建立專祠。子紀澤襲爵,官至侍郎,自有傳;紀鴻賜舉人,精算,見疇人傳。
論曰:國藩事功本於學問,善以禮運。公誠之心,尤足格眾。其治軍行政,務求蹈實。凡規畫天下事,久無不驗,世皆稱之,至謂漢之諸葛亮、唐之裴度、明之王守仁,殆無以過,何其盛歟!國藩又嘗取古今聖哲三十三人,畫像贊記,以為師資,其平生志學大端,具見於此。至功成名立,汲汲以薦舉人才為己任,疆臣閫帥,幾遍海內。以人事君,皆能不負所知。嗚呼!中興以來,一人而已。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清史稿.列傳 ,405卷
曾國藩(1811-1872),初名子誠,字滌生,一作涤笙、涤生,號伯涵,別署居武,諡文正,清湘鄉(今屬湖南)人。道光進士,授檢討。咸豐初累擢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調吏部左侍郎,授命督辦本省團練,編成鄉軍,與太平軍戰。同治間積功,封一等毅勇侯,官至武英殿大學士、直隸總督、辦理通商事務大臣。所著凡百數十卷,集為《曾文正公全集》。 中國人名異稱大辭典(綜合卷) ,4卷 ,1504
曾國藩
曾國藩湖南…
清史列傳 ,45卷 ,437-450
黎庶昌
曾太傅毅勇侯別傳
公諱國藩,…
廣清碑傳集 ,12卷 ,809-817
李鴻章
光祿大夫贈太傅武英殿大學士兩江總督一等毅勇侯曾文正公神道碑
聖清受命二…
續碑傳集 ,1冊5卷 ,276-282
燾撰郭嵩劉蓉製銘
太傅武英殿學士兩江總督一等毅勇侯曾文正公墓誌銘
同治十有一…
續碑傳集 ,1冊5卷 ,282-287
朱孔彰
曾文正公別傳
曾公國藩字…
續碑傳集 ,1冊5卷 ,287-309
曾國藩列傳
曾國藩列傳
曾國藩湖南…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曾國藩列傳
曾國藩列傳
曾國藩湖南…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1510號
王樹枏輯
曾國藩子紀澤
曾國藩子紀澤列傳
曾國藩字伯…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856號
馬其昶擬
曾國藩子紀澤
曾國藩列傳
曾國藩初名…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7942號
曾國藩子紀澤
曾國藩字伯…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894號
曾國藩
曾國藩(字伯涵...
清代名人傳略 ,下冊 ,195-204
TS'ÊNG Kuo-fan 曾國藩 Eminent Chinese of the Ch'ing Period(清代名人傳略) ,751-756
黃嗣東輯
曾國藩
公名國藩字…
道學淵源錄清代篇 ,2冊29卷 ,770-772
徐世昌纂
湘鄉學案上
曾先生國藩
曾國藩原名…
清儒學案小傳 ,3冊18卷 ,357-366
朱汝珍輯
道光十八年戊戌科
曾國藩原名…
詞林輯略 ,6卷 ,354
劉聲木撰
曾國藩原名…
清朝鼎甲徵信錄等三種-桐城文學淵源考 ,4卷 ,567-568
易宗夔述
德行
曾滌生初入…
新世說 ,1卷 ,189-190
易宗夔述
言語
曾滌生嘗謂…
新世說 ,1卷 ,209
易宗夔述
文學
桐城之文末…
新世說 ,2卷 ,283-284
易宗夔述
雅量
曾滌生未達…
新世說 ,3卷 ,338-339
易宗夔述
賞譽
曾滌生在京…
新世說 ,3卷 ,371
易宗夔述
品藻
曾滌生嘗奏…
新世說 ,3卷 ,383
易宗夔述
規箴
曾滌生駐軍…
新世說 ,4卷 ,396-397
易宗夔述
規箴
曾滌生既戰…
新世說 ,4卷 ,398
易宗夔述
捷悟
曾滌生治軍…
新世說 ,4卷 ,410
易宗夔述
容止
曾滌生年逾…
新世說 ,4卷 ,447
易宗夔述
傷逝
薤上蒿里古…
新世說 ,5卷 ,474
易宗夔述
術解
曾滌生好相…
新世說 ,5卷 ,547-548
易宗夔述
排調
曾滌生性嚴…
新世說 ,7卷 ,645
易宗夔述
假譎
曾滌生於攻…
新世說 ,7卷 ,658
易宗夔述
儉嗇
曾滌生承其…
新世說 ,7卷 ,695-696
易宗夔述
忿狷
曾滌生駐軍…
新世說 ,8卷 ,729-730
姚永樸撰
曾文正公
湘鄉曾文正…
初月樓聞見錄等四種-舊聞隨筆 ,3卷 ,426-434
嚴辰輯
曾文正侯相師國藩
聖代中興第…
思舊錄等六種-墨花吟館感舊懷人集 ,300-301
陶湘編
曾國藩字滌…
昭代名人尺牘續集小傳 ,1冊11卷 ,938
朱孔彰撰
曾文正公別傳
曾公國藩字…
咸豐以來功臣別傳 ,1卷 ,19-40
金梁輯錄
曾國藩
曾國藩奏請…
近世人物志 ,74-76
邵鏡人撰
曾國藩
曾國藩字伯…
同光風雲錄 ,上篇 ,425-435
李玉棻撰
曾國藩字滌…
甌鉢羅室書畫過目考 ,4卷 ,520
竇鎮輯
曾國藩工書
曾國藩字滌…
國朝書畫家筆錄 ,4卷 ,389
李放纂輯
曾國藩原名…
皇清書史 ,2冊19卷 ,78-79
震鈞輯
曾國藩
字滌生湖南…
國朝書人輯略 ,10卷 ,654-658
馬宗霍輯
曾國藩
曾國藩字滌…
書林藻鑑清代篇 ,240-242
薛福成
敘曾文正公幕府賓僚
昔曾文正公…
碑傳集三編 ,1冊1卷 ,55-60
蔡冠洛編纂
軍事
曾國藩
曾國藩字滌…
清代七百名人傳 ,2冊2編 ,344-355
費行簡撰
曾國藩
近世論國藩…
近代名人小傳 ,514-515
出身:道光14年舉人 ; 道光18年第三甲第42名進士
專長:書法
履歷:
履歷任期出處
庶吉士道光18年-道光?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檢討道光20年-道光23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四川鄉試正考官道光23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侍講道光23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文淵閣校理道光23年-道光[24]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侍讀道光24年-道光25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會試同考官道光25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右庶子道光25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左庶子道光25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侍講學士道光25年-道光?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日講起居注官道光25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文淵閣直閣事道光26年-道光[27]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內閣學士道光27年-道光?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禮部侍郎銜(內閣學士兼)道光27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稽察中書科事務道光28年-道光29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禮部右侍郎道光29年-咸豐2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兵部左侍郎(署)道光29年-道光30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工部左侍郎(署)道光30年-咸豐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刑部右侍郎(署)咸豐1年-咸豐2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順天武鄉試正考官咸豐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吏部左侍郎(署)咸豐2年-咸豐?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江西鄉試正考官咸豐2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丁母憂咸豐2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三品頂戴咸豐4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二品頂戴咸豐4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賞戴花翎咸豐4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湖北巡撫(署)咸豐4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兵部侍郎銜咸豐4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兵部右侍郎咸豐5年-咸豐7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丁父憂咸豐7年-咸豐8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辦理浙江軍務咸豐8年-咸豐?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兵部尚書銜咸豐10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兩江總督(兵部尚書銜署理)咸豐10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兩江總督咸豐10年-同治4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欽差大臣咸豐10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太子少保咸豐11年-同治3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協辦大學士同治1年-同治6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太子太保同治3年-同治1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一等毅勇侯同治3年-同治?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兩江總督同治5年-同治7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大學士同治6年-同治1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體仁閣大學士同治6年-同治?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雲騎尉同治6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武英殿大學士同治7年-同治1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直隸總督管巡撫事同治7年-同治9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058674號
辦理南洋通商事務大臣同治9年-同治1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兩江總督同治9年-同治1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太傅(追贈)同治1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661號
著述:十八家詩鈔 20卷/曾國藩編[十八家詩鈔 28卷/曾國藩,王定安同編]  ; 三十家詩鈔 6卷  ; 分類詳註曾文正公大事記 2卷 ; 分類詳註曾文正公雜著  ; 求闕齋日記類鈔 2卷 ; 古文四象 5卷/曾國藩編  ; 江西全省輿圖 14卷, 首 1卷/曾國藩修  ; 江西通志 殘存二卷/曾國藩修  ; 克復金陵生擒偽王3卷, 附奏稿 2卷, 上諭 1卷   ; 求闕齋讀書錄 [10][11]卷 ; 孟子要略 5卷, 附錄 1卷  ; 長江圖說 12卷  ; 奏議 32卷 ; 曾文正公書札[32][33]卷 ; 曾文正公手札 ; 曾文正公手書日記  ; 曾文正公文鈔 4卷 ; 曾文正公文集 [3][4]卷 ; 曾文正公四種 ; 曾文正公全集  ; 曾文正公兵事手札 ; 曾文正公批牘 6卷  ; 曾文正公奏稿 36卷 ; 曾文正公重定營規 1卷 ; 勸誡淺語十六條  ; 曾文正公家書 10卷 ; 曾文正公家訓 2卷  ; 曾文正公書札 33卷 ; 曾文正公詩文集 3卷 ; 曾文正公詩集 3卷  ; 曾文正公雜著 4卷  ; 曾國藩詩集  ; 湘軍水陸戰紀 16卷  ; 經史百家簡編 2卷/曾國藩輯  ; 經史百家雜鈔 [20][26]卷/曾國藩編 ; 遊後湖記 1卷  ; 遊麻姑山記 1卷   ; 鳴原堂論文 2卷/曾國藩編 ; 曾文正公雜著 4卷 ; 勸誡淺語 1卷  ; 讀儀禮錄 1卷
關連:曾竟希(曾祖); 曾玉屏(祖父); 曾麟書(父); 曾鼎尊(仲叔); 曾驥雲(三叔); 曾國潢(弟); 曾國華(弟); 曾國荃(弟); 曾國葆(曾貞幹)(曾貞榦)(弟); 曾國蘭(妹); 曾國蕙(妹); 曾國芝(妹); 郭嵩燾(親家); 王鵬遠(妹婿); 王待聘(妹婿); 朱詠春(妹婿); 羅澤南(親家); 曾紀澤(子); 曾紀鴻(子); 曾紀靜(女); 曾紀耀(女); 曾紀琛(女); 曾紀純(女); 曾紀芬(女); 袁秉楨(婿); 陳遠濟(婿); 羅兆升(婿); 郭剛基(婿); 聶緝槼(婿); 曾廣鈞(孫); 曾廣鎔(孫); 曾廣銓(孫); 黎庶昌(弟子); 俞樾(弟子); 黃彭年(弟子); 吳汝綸(弟子); 劉書年(弟子); 李鴻章(弟子); 左宗棠(弟子)
單位:本筆資料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與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共同製作
權威號:000058
CBDB:0034344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