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姓名:(清)左宗棠
性別:
朝代:
中曆生卒:嘉慶17年-光緒11年
西曆生卒:1812-1885
異名:
異名出處
(字)季高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7949號
(字)季皋醴陵縣志(民國三十七年鉛印本) ,教育志 ,9
(字)樸存清人室名別稱字號索引 ,下冊 ,886
(號)湘上農人清人室名別稱字號索引 ,下冊 ,886
(諡)文襄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漢語拼音)Zuo Zongtang 
籍貫:湖南省-長沙府-湘陰縣 (今名:湖南省湘陰縣(112.909434,28.689013))
傳略:
引文出處
左宗棠列傳
左宗棠湖南…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2號
左宗棠列傳
左宗棠湖南…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3號
重輯左宗棠傳稿
左宗棠湖南…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左宗棠列傳
左宗棠湖南…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5號
左宗棠列傳
左宗棠湖南…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1690號
左宗棠
卷神交古人…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7640號
馬其昶擬
左宗棠例傳
左宗棠字季…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 ,701007949號
左宗棠
左宗棠湖南…
清史列傳 ,51卷 ,34-48
吳汝綸
左文襄公神道碑
贈太傅二等…
續碑傳集 ,1冊6卷 ,321-327
朱孔彰
左文襄公別傳
左公宗棠字…
續碑傳集 ,1冊6卷 ,327-348
傅恒義主編
左宗棠
左宗棠(字季...
清代名人傳略 ,下冊 ,214-223
TSO Tsung t'ang 左宗棠 Eminent Chinese of the Ch'ing Period(清代名人傳略) ,762-767
左宗棠(1812-1885),字季高,一字樸存,清湘陰(今屬湖南)人。道光舉人。早歲自號湘上農人。咸豐初,入長沙軍幕,以攻太平軍、捻軍之功擢陝甘總督。同治光緒間累官東閣大學士,諡文襄。著有《左文襄公全集》。 中國人名異稱大辭典(綜合卷) ,213
左宗棠(1812-1885),清湖南湘陰人,字季高,一字樸存,自號湘上農人。道光十二年舉人。早歲喜讀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顧祖禹《讀史方輿既要》,後執教安化陶澍家孰,盡讀其藏書。鴉片戰爭後,復留心西學。咸豐間,歷佐張亮基、駱秉章戎幕。十年,由曾國藩荐,以四品京堂襄辦軍務,鎮壓太平軍,轉戰皖、贑、浙、閩,以法國人編組洋槍隊“常捷軍”,克杭州等地。官浙江巡撫,擢閩浙總督。同治五年,用法國人日意格等創辦福州船政局,旋調陝甘總督,又赴直隸參與鎮壓捻軍張宗禹部。七年,西進鎮壓回民起事,光緒元年,奉督辦新疆軍務之命,討伐阿古柏,平定叛亂,定新疆建省之計。官至軍機大臣、東閣大學士,調任兩江總督。中法戰爭時,自請赴福建督師,在福州病逝,諡文襄。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359
左宗棠
左宗棠,字季高,湖南湘陰人。父觀瀾,廩生,有學行。宗棠,道光十二年舉人,三試禮部不第,遂絕意仕進,究心輿地、兵法。喜為壯語驚眾,名在公卿間。嘗以諸葛亮自比,人目其狂也。胡林翼亟稱之,謂橫覽九州,更無才出其右者。年且四十,顧謂所親曰:「非夢卜敻求,殆無幸矣!」
咸豐初,廣西盜起,張亮基巡撫湖南,禮辟不就。林翼敦勸之,乃出。敘守長沙功,由知縣擢同知直隸州。亮基移撫山東,宗棠歸隱梓木洞。駱秉章至湖南,復以計劫之出佐軍幕,倚之如左右手。僚屬白事,輒問:「季高先生云何?」由是忌者日眾,謗議四起,而名日聞。同里郭嵩燾官編修,一日,文宗召問:「若識舉人左宗棠乎?何久不出也?年幾何矣?過此精力已衰,汝可為書諭吾意,當及時出為吾辦賊。」林翼聞而喜曰:「夢卜敻求時至矣!」
六年,曾國藩克武昌,奏陳宗棠濟師、濟餉功,詔以兵部郎中用,俄加四品卿銜。會秉章劾罷總兵樊燮,燮搆於總督官文,為蜚語上聞,召宗棠對簿武昌,秉章疏爭之不得。林翼、國藩皆言宗棠無罪,且薦其才可大用。詹事潘祖蔭亦誦言總督惑於浮辭,故得不逮。俄而朝旨下,命以四品京堂從國藩治軍。初,國藩創立湘軍,諸軍遵其營制,獨王錱不用。宗棠募五千人,參用錱法,號曰「楚軍」。十年八月,宗棠既成軍而東,偽翼王石達開竄四川,詔移師討蜀。國藩、林翼以江、皖事急,合疏留之。時國藩進兵皖南,駐祁門,偽侍王李世賢、忠王李秀成糾眾數十萬圍祁門。宗棠率楚軍道江西,轉戰而前,遂克德興、婺源。賊趨浮梁景德鎮,斷祁門餉道。宗棠還師擊之,大戰於樂平、鄱陽,僵尸十餘萬,世賢易服逃,而徽州賊亦遁浙江。自是江、皖軍勢始振。
十一年,詔授太常寺卿,襄辦江南軍務,乃率楚軍八千人東援浙。朝命國藩節制浙江,國藩薦宗棠足任浙事。宗棠部將名者,劉典、王開來、王文瑞、王沐,數軍單薄,不足資戰守;乃奏調蔣益澧於廣西,劉培元、魏喻義於湖南,皆未至,而宗棠以數千人策應七百餘里,指揮若定,國藩服其整暇。已而杭州陷,復疏薦之,遂授浙江巡撫。
時浙地唯湖、衢二州未陷賊,國藩與宗棠計,以保徽州,固饒、廣為根本。奏以三府屬縣賦供其軍,設婺源、景德、河口三稅局裨之,三府防軍悉隸宗棠。賊大舉犯婺源,親督軍敗之。同治元年正月,詔促自衢規浙。宗棠奏言:「行軍之法,必避長圍,防後路。臣軍入衢,則徽、婺疏虞,又成糧盡援絕之勢。今由婺源攻開化,分軍扼華埠,收遂安,使饒、廣相庇以安,然後可以制賊而不為賊制。」二月,克遂安。世賢自金華犯衢州,連擊敗之。而皖南賊復陷寧國,遣文瑞往援,克績溪。十一月,喻義克嚴州。二年正月,益澧及高連陞、熊建益、王德榜、余佩玉等克金華、紹興,浙東諸郡縣皆定。
杭州賊震怖,悉眾拒富陽。時諸軍爭議乘勝取杭城,宗棠不喜攻堅,謂皖南賊勢猶盛,治寇以殄滅為期,勿貪近功。乃自金華進軍嚴州,令劉典將八千人會文瑞防徽州,以培元、德榜駐淳安、開化,而益澧攻富陽。劾罷道府及失守將吏十七人,舉浙士吳觀禮等賑荒招墾,足裕軍食。四月,授浙閩總督,兼巡撫事。劉典軍既至皖南,遂留屯。益澧攻富陽,軍僅萬餘人,皆病疫,宗棠亦患瘧困憊,富陽圍久不下,乃簡練舊浙軍,兼募外國軍助之攻。七月,李鴻章江蘇軍入浙攻嘉善,嘉興寇北援,於是水陸大舉攻富陽,克之。益澧等長驅擣杭州,魏喻義、康國器攻餘杭。宗棠以杭賊恃餘杭為犄角,非先下餘杭,收海寧,不能斷嘉、湖援濟,躬至餘杭視師。是時皖賊古隆賢反正,官軍連下建平、高淳諸邑。金陵賊呼秀成入謀他竄,獨世賢踞溧陽,與廣德賊比,中梗官軍。鴻章既克嘉善,上言當益軍攻嘉興。會浙師取常州,而廣德賊已由寧國竄浙。宗棠慮賊分擾江西、福建,乃檄張運蘭率所部趨福建,召劉典防江西。海寧賊蔡元隆以城降,更名元吉,後遂為驍將。三年二月,元吉會江蘇軍克嘉興。杭州賊陳炳文勢蹙約降,猶慮計中變,乘雨急攻之,夜啟門遁,杭州復,餘杭賊汪海洋亦東走。捷聞,加太子少保銜,賜黃馬褂。
移駐省城,申軍禁,招商開市,停杭關稅,減杭、嘉、湖稅三之一。益澧為布政使,亦輕財致士,一時翕然稱之。群賊聚湖州,乃移軍合圍,先攻菱湖。三月,江蘇軍克常州,賊敗竄徽、婺,趨江西。世賢踞崇仁,海洋踞東鄉,宗棠以賊入江西為腹心患,奏請楊岳斌督江西、皖南軍,以劉典副,從之。六月,曾國荃克江寧,洪秀全子福瑱奔湖州,俄復潰走,磔於南昌。七月,克湖州,盡定浙地。論功,封一等恪靖伯。
餘賊散走徽、寧、江西、廣東,折入汀州,福建大震。乃奏請之總督任,以益澧護巡撫,增調德榜軍至閩。四年三月,江蘇軍郭松林來會師,賊棄漳州出大埔。五月,進攻永定。世賢、海洋既屢敗,傷精銳過半,歸誠者三萬。宗棠進屯漳州,躡賊武平。於是賊竄廣東之鎮平,而福建亦定。
乃檄康國器、關鎮平兩軍入粵,王開琳一軍入贛防江西,劉典軍趨南安防湖南,留高連陞、黃少春軍武平,伺賊進退。六月,賊大舉犯武平,力戰卻之。世賢投海洋,為所戕,賊黨益猜貳。詔以宗棠節制三省諸軍。十月,賊陷嘉應,宗棠移屯和平琯溪。德榜慮帥屯孤懸,自請當中路。劉典聞德榜軍趨前,亦引軍疾進。猝遇賊,敗,賊追典,掠德榜屯而過,槍環擊之,輒反走。是夜降者逾四萬,言海洋中砲死矣,士氣愈奮。時鮑超軍亦至,賊出拒,又大敗之。合閩、浙、江、粵軍圍嘉應。十二月,賊開城遁,扼諸屯不得走,跪乞免者六萬餘,俘斬賊將七百三十四,首級可計數者萬六千,詔賜雙眼花翎。
五年正月,凱旋。宗棠以粵寇既平,首議減兵併餉,加給練兵。又以海禁開,非製備船械不能圖自強,乃創船廠馬尾山下,薦起沈葆楨主其事。會王師征西陲回亂久無功,詔宗棠移督陝、甘。十月,簡所部三千人西發,令劉典別募三千人期會漢口,中途以西捻張總愚竄陝西,命先入秦剿賊。
陝、甘回眾數至百萬,與捻合。宗棠行次武昌,上奏曰:「臣維東南戰事利在舟,西北戰事利在馬。捻、回馬隊馳騁平原,官軍以步隊當之,必無幸矣。以馬力言,西產不若北產之健。捻馬多北產,故捻之戰悍於回。臣軍止六千,今擬購口北良馬習練馬隊,兼製雙輪砲車。由襄、鄧出紫荊關,徑商州以赴陝西。經營屯田,為久遠之規。是故進兵陝西,必先清關外之賊;進兵甘肅,必先清陝西之賊;駐兵蘭州,必先清各路之賊:然後餽運常通,師行無阻。至於進止久速,隨機赴勢,伏乞假臣便宜,寬其歲月,俾得從容規畫,以要其成。」
六年春,提兵萬二千以西。議以砲車制賊馬,而以馬隊當步賊。捻倏見砲車,皆不戰狂奔。時陝西巡撫劉蓉已解任,總督楊岳斌請歸益急。詔寧夏將軍穆圖善署總督,宗棠以欽差大臣督軍務。分軍三道入關,而皖南鎮總兵劉松山率老湘軍九千人援陝,山西按察使陳湜主河防,其軍皆屬焉。松山既屢敗捻,又合蜀軍將黃鼎、皖軍將郭寶昌,大破之富平。捻掠三原,沿渭北東趨,回則分黨西犯,麇集北山。宗棠以捻強於回,當先制捻。檄諸軍憑河結營,期蹙而殲之涇、洛間。捻乘軍未集,又折而西渡涇、渭,窺豫、鄂。已而大軍進逼,勢不復能南,乃趨白水。乘大風雨,鋌走入北山。宗棠防捻、回合勢,且北山荒瘠,師行糧不繼,因急扼耀州。十月,捻敗走宜川,別黨果竄耀州,合回匪攻同官。留防軍不能禦,典、連陞軍馳救,大破之。諸軍將雖屢敗捻,終牽於回,師行滯;而捻大眾在宜川者益北擾延長,掠綏德,趨葭州,回亦自延安出陷綏德。宗棠自以延、綏迭失,上書請罪,部議革職。時北山及扶、岐、汧、隴、邠、鳳諸回,所在響應。捻自南而北,千有餘里,回自西而東,亦千有餘里。陝西主客軍能戰者不及五萬,然回當之輒敗。松山等克綏德,回走米脂,捻復分道南竄。於是劉厚基出東北追回,松山等循西岸要捻。師抵宜川,回大出遮官軍,留戰一日,破之;而捻遂取間道逾山至壺口,乘冰橋渡河。宗棠奉朝旨,山右毗連畿輔,令自率五千人赴援,以劉典代督陝甘軍。
是年十二月,捻自垣曲入河南,益北趨定州,游騎犯保定,京師戒嚴。詔切責督兵大臣,自宗棠、鴻章及河南巡撫李鶴年、直隸總督官文,皆奪職。宗棠至保定,松山等連破賊深、祁、饒、晉。當是時,捻馳騖數百里間,由直隸竄河南、山東,已復渡運越吳橋,犯天津。鴻章議築長圍制賊;宗棠謂當且防且剿,西岸固守,必東路有追剿之師,乃可掣其狂奔之勢:上兩從其議。於是勤王師大集,宗棠駐軍吳橋,捻徘徊陵邑、濟陽,合淮、豫軍迭敗之,總愚走河濱以死,西捻平。入覲,天語褒嘉,且詢西陲師期。宗棠對以五年,後卒如其言焉。
七年十月,率師還陝,抵西安。時東北土寇董福祥等眾十餘萬,擾延安、綏德,西南陝回白彥虎等號二十萬,踞甘肅董志原。松山至,破土寇,降福祥;而回益四出剿掠,其西南竄出者,並力擾秦川,黃鼎破之。宗棠進軍乾州,諜報回巢將徙金積堡,分軍擊之,遂下董志原,連復鎮原、慶陽,回死者至三萬。督丁壯耕作,教以區田、代田法。擇嶮荒地,發帑金巨萬,悉取所收饑民及降眾十七萬居焉。遂以八年五月進駐涇州。
甘回最著者,西曰馬朶三,踞西寧;南曰馬占鰲,踞河川;北曰馬化隆,踞寧夏、靈州。化隆以金積堡為老巢,堡當秦、漢兩渠間,扼黃河之險,擅鹽、馬、茶大利。環堡五百餘寨,黨眾嘯聚。掠取漢民產業子女。陝回時時與通市,相為首尾。化隆以新教煽回民,購馬造軍械,而陽輸誠紿穆圖善。董志原既平,陝回竄靈州,化隆上書為陝回乞撫。宗棠察其詐,備三月糧,先攻金積堡,以為收功全隴之基。及松山追陝回至靈州,扼永靈洞。化隆懼,仍代陝回乞撫,謀緩兵,穆圖善信之,日言撫,綏遠城將軍至劾松山濫殺激變。然化隆實無意降也,密召諸回並出劫軍餉。十一月,宗棠進駐平涼。九年,松山陣歿,以其兄子錦棠代之,戰屢捷,而中路、南路軍亦所向有功,陝回受撫者數千人。及奪秦壩關,化隆益窘,詣軍門乞降,誅之,夷其城堡。遷甘回固原、平涼,陝回化平,而編管鈐束之,寧、靈悉定。奏言進規河湟,而是時有伊犂之變,詔宗棠分兵屯肅州,乃遣徐占彪將六千人往。
十年七月,自率大軍由平涼移駐靜寧。八月,至安定。寇聚河州,其東出,必繞洮河三甲集,集西太子寺,再西大東鄉,皆險要。諸將分擊,悉破平之。時回酋朶三已死,占鰲見官軍深入,西寧回已歸順,去路絕,遂亦受撫。河州平。
十一年七月,移駐蘭州。占彪前以伊犂之變率師而西也,於時肅州阻亂,回酋馬文祿先已就撫,聞關外兵事急,復據城叛。及占彪軍至,乃嬰城固守,而乞援西寧。陝回白彥虎、禹得彥亦潛應文祿。會錦棠率軍至,西寧土回及陝回俱變,推馬本源為元帥。西寧東北阻湟水,兩山對峙,古所稱湟中也。賊據險而屯,俄敗走,遺棄馬騾滿山谷,竄巴燕戎格。大通都司馬壽復嗾向陽堡回殺漢民以叛。十二年正月,錦棠攻向陽堡,奪門入,斬馬壽,遂破大通,擣巴燕戎格,誅本源,河東、西諸回堡皆降。文祿踞肅州,詭詞求撫,益招致邊外回助城守,連攻未能下。八月,宗棠來視師,文祿登城見帥旗,奪氣。請出關討賊自效,不許。金順、錦棠軍大集,文祿窮蹙出降,磔之。白彥虎竄遁關外,肅州平。以陝甘總督協辦大學士,加一等輕車都尉。奏請甘肅分闈鄉試,設學政。十三年,晉東閣大學士,留治所。自咸豐初,天下大亂,粵盜最劇,次者捻逆,次者回。宗棠既手戡定之,至是陝、甘悉靖,而塞外平回,朝廷尤矜寵焉。
塞外回酋曰帕夏,本安集延部之和碩伯克也。安集延故屬敖罕,敖罕為俄羅斯所滅,安集延獨存。帕夏畏俄逼,闌入邊。據喀什噶爾,稍蠶食南八城,又攻敗烏魯木齊所踞回妥明。妥明者,西寧回也,初以新教游關外。同治初,乘陝甘漢、回搆變倡亂,據烏城。帕夏既攻敗妥明降之,遂併有北路伊犂諸城,收其賦入。妥明旋被逐,走死,而白彥虎竄處烏城,仍隸帕夏。帕夏能屬役回眾,通使結援英、俄,購兵械自備。英人陰助之,欲令別立為國,用捍蔽俄。當是時,俄以回數擾其邊境,遽引兵逐回,取伊犂,且言將代取烏魯木齊。
光緒元年,宗棠既平關隴,將出關,而海防議起。論者多言自高宗定新疆,歲糜數百萬,此漏卮也。今至竭天下力贍西軍,無以待不虞,尤失計。宜徇英人議,許帕夏自立為國稱藩,罷西征,專力海防。鴻章言之尤力。宗棠曰:「關隴新平,不及時規還國家舊所沒地,而割棄使別為國,此坐自遺患。萬一帕夏不能有,不西為英併,即北折而入俄耳。吾地坐縮,邊要盡失,防邊兵不可減,糜餉自若。無益海防而挫國威,且長亂。此必不可。」軍機大臣文祥獨善宗棠議,遂決策出塞,不罷兵。授宗棠欽差大臣,督軍事,金順副之。
二年三月,次肅州。五月,錦棠北逾天山,會金順軍先攻烏魯木齊,克之。白彥虎遁走托克遜。九月,克瑪納斯南城,北路平,乃規南路。令曰:「回部為安酋驅迫,厭亂久矣。大軍所至,勿淫掠,勿殘殺。王者之師如時雨,此其時也。」三年三月,錦棠攻克達坂城,悉釋所擒纏回,縱之歸。南路恟懼,翼日,收托克遜城,而占彪及孫金彪兩軍亦連破諸城隘,合羅長祜等軍收吐魯番,降纏回萬餘。帕夏飲藥死,其子伯克胡里戕其弟,走喀什噶爾。
白彥虎走開都河,宗棠欲遂擒之,奏未上,適庫倫大臣上言西事宜畫定疆界,而廷臣亦謂西征費鉅,今烏城、吐魯番既得,可休兵。宗棠歎曰:「今時有可乘,乃為畫地縮守之策乎?」抗疏爭之,上以為然。時俄方與土耳其戰,金順請乘虛襲伊犂。宗棠曰:「不可。師不以正,彼有辭矣。」八月,錦棠會師曲會,遂由大道向開都河為正兵,余虎恩等奇兵出庫爾。白彥虎走庫車,趨阿克蘇,錦棠遮擊之,轉遁喀什噶爾。大軍還定烏什,遂收南疆東四城,何步雲以喀什漢城降。伯克胡里既納白彥虎,乃并力攻漢城。大軍至,復遁走俄。西四城相繼下,宗棠露布以聞,詔晉二等侯。布魯特十四部爭內附。
四年正月,條上新疆建行省事宜,并請與俄議還伊犂、交叛人二事。詔遣全權大臣崇厚使俄。俄以通商、分界、償款三端相要。崇厚遽定約,為朝士所糾,議久不決。宗棠奏曰:「自俄踞伊犂,蠶食不已,新疆乃有日蹙百里之勢。俄視伊犂為外府,及我索地,則索償盧布五百萬元。是俄還伊犂,於俄無損,我得伊犂,僅一荒郊。今崇厚又議畀俄陬爾果斯河及帖克斯河,是劃伊犂西南之地歸俄也。武事不競之秋,有割地求和者矣。茲一矢未加,遽捐要地,此界務之不可許者也。俄商志在貿易,其政府即廣設領事,欲藉通商深入腹地,此商務之不可許者也。臣維俄人包藏禍心,妄忖吾國或厭用兵,遂以全權之使臣牽制疆臣。為今之計,當先之以議論,委婉而用機,次決之以戰陣,堅忍而求勝。臣雖衰慵無似,敢不勉旃。」上壯其言,嘉許之。崇厚得罪去,命曾紀澤使俄,更前約。於是宗棠乃自請出屯哈密,規復伊犂。以金順出精河為東路,張曜沿特克斯河為中路,錦棠經布魯特游牧為西路;而分遣譚上連等分屯喀什噶爾、阿克蘇、哈密為後路聲援:合馬步卒四萬餘人。
六年四月,宗棠輿櫬發肅州,五月,抵哈密。俄聞王師大出,增兵守伊犂、納林河,別以兵船翔海上,用震撼京師,同時天津、奉天、山東皆警。七月,詔宗棠入都備顧問,以錦棠代之。而俄亦懾我兵威,恐事遂決裂。明年正月,和議成,交還伊犂,防海軍皆罷。
宗棠用兵善審機,不常其方略。籌西事,尤以節兵裕餉為本謀。始西征,慮各行省協助餉不時至,請一借貸外國。沈葆楨尼其議,詔曰:「宗棠以西事自任,國家何惜千萬金。為撥款五百萬,敕自借外國債五百萬。」出塞凡二十月,而新疆南北城盡復者,饋運饒給之力也。初議西事,主興屯田,聞者迂之;及觀宗棠奏論關內外舊屯之弊,以謂掛名兵籍,不得更事農,宜畫兵農為二,簡精壯為兵,散愿弱使屯墾,然後人服其老謀。既入覲,賜紫禁城騎馬,使內侍二人扶掖上殿,授軍機大臣,兼值譯署。國家承平久,武備弛不振,而海外諸國爭言富強,雖中國屢平大難,彼猶私議以為脆弱也。及宗棠平帕夏,外國乃稍稍傳說之。其初入京師,內城有教堂高樓,俯瞰宮殿,民間讙言左侯至,樓即燬矣,為示諭曉,乃止。其威望在人如此。然值軍機、譯署,同列頗厭苦之。宗棠亦自不樂居內,引疾乞退。九月,出為兩江總督、南洋通商大臣。嘗出巡吳淞,過上海,西人為建龍旗,聲砲,迎導之維謹。
九年,法人攻越南,自請赴滇督師。檄故吏王德榜募軍永州,號「恪靖定邊軍」,法旋議和,止其行。十年,滇、越邊軍潰,召入都,再直軍機。法大舉內犯,詔宗棠視師福建,檄王錱子詩正潛軍渡臺灣,號「恪靖援臺軍」。詩正至臺南,為法兵所阻,而德榜會諸軍大捷於諒山。和議成,再引疾乞退。七月,卒於福州,年七十三,贈太傅,諡文襄。祀京師昭忠祠、賢良祠,並建專祠於湖南及立功諸省。
宗棠為人多智略,內行甚篤,剛峻自天性。穆宗嘗戒其褊衷。始未出,與國藩、林翼交,氣陵二人出其上。中興諸將帥,大率國藩所薦起,雖貴,皆尊事國藩。宗棠獨與抗行,不少屈,趣舍時合時不合。國藩以學問自斂抑,議外交常持和節;宗棠鋒穎凜凜向敵矣,士論以此益附之。然好自矜伐,故出其門者,成德達材不及國藩之盛云。子四人:孝威,舉人,以廕為主事,先卒,旌表孝行;孝寬,郎中;孝勛,兵部主事;孝同,江蘇提法使。孫念謙,襲侯爵,通政司副使。
論曰:「宗棠事功著矣,其志行忠介,亦有過人。廉不言貧,勤不言勞。待將士以誠信相感。善於治民,每克一地,招徠撫綏,眾至如歸。論者謂宗棠有霸才,而治民則以王道行之,信哉。宗棠初出治軍,胡林翼為書告湖南曰:「左公不顧家,請歲籌三百六十金以贍其私。」曾國藩見其所居幕陜小,為別製二幕貽之,其廉儉若此。初與國藩論事不洽,及聞其薨,乃曰:「謀國之忠,知人之明,自媿不如。」志益遠矣。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清史稿.列傳 ,412卷
易宗夔述
言語第二
左季高論事...
新世說 ,1卷 ,210
馬宗霍輯
左宗棠
字季高湘陰...
書林藻鑑清代篇 ,242-243
姚永樸撰
左文襄公
湘陰左文襄...
初月樓聞見錄等四種-舊聞隨筆 ,3卷 ,436-439
徐世昌纂
湘鄉學案下
湘鄉交游
左先生宗棠
左宗棠字季...
清儒學案小傳 ,18卷 ,383-386
嚴辰輯
左文襄侯相宗棠
不登甲第贊...
思舊錄等六種-墨花吟館感舊懷人集 ,301
朱孔彰撰
左文襄公別傳
左公宗棠字...
咸豐以來功臣別傳 ,5卷 ,95-116
金梁輯錄
左宗棠
翁記:(咸...
近世人物志 ,69-72
邵鏡人撰
左宗棠
左宗棠,字...
同光風雲錄 ,上篇 ,442-445
李放纂輯
左宗棠字季...
皇清書史 ,25卷 ,290
蔡冠洛編纂
軍事邊務
左宗棠
左宗棠字季...
清代七百名人傳 ,第2編 ,707-721
費行簡撰
官吏
左宗棠
宗棠晚歲詆...
近代名人小傳 ,521-522
左宗棠字季高湖南湘陰人少負奇氣有大志道光壬辰舉於鄉巡撫陶澍每與論時事驚歎曰天下奇才也及大用勦平髮寇同治六年由閫浙總督移陜甘加欽差大臣督辦軍務時捻囘數十起眾逾百萬所在殺掠城社爲墟宗棠議先捻後回遂先勦捻殲之七年入覲上詢西陲師期答以五年可竣遂率大軍入甘遣將劉松山等三路進兵屢戰屢捷斬馘數萬蘭道始通八年拔董志原老巢進復靈州九年克金積堡誅首逆馬化漋十年進平甯夏十一年復河州且勦且撫降賊數十萬又遣劉錦棠率董福祥等收復西甯遂合諸將攻肅州克之殲逆回六千餘人磔悍囘馬文祿等白逆彥虎逸出關外遣將追之關内肅清加協辦大學士晉一等輕車都尉世職時兵燹之餘戶口彫殘宗棠賑孑遺招流亡給牛種多方安集民始得蘇先是陜甘合闈士子赴試道遠資艱乃力請分闈創修貢院增中額飭修各屬書院義學發給書籍公車北上屢捐廉厚給資斧由是文風蔚起得人稱盛光緒元年白逆蹂躪新疆伊犂復爲俄踞時海防孔亟有議棄關外地者宗棠力陳不可遂奉命督辦新疆軍務舁櫬出關勦南北兩路收復所失城全疆肅清捷奏晉二等恪靖侯由是軍威大振俄人震懾乃還我伊犂宗棠剛塞强毅學術正大實能見諸事業在甘軍事旁午官書山積必一一省治奏疏皆親起草卽最下裨校簡牘亦皆手自批答待將士以誠信貪夫悍卒均能得其死力時以漢武鄉侯目之及凱旋入關見草萊遍墾官道旁所植柳巳成隂欣然加餐一時老幼歡迎歎曰天生異人也後督師閩疆法人請和始以疾告旋卒贈太傅諡文襄勅各省建專祠入祀賢良祠 甘肅新通志(清宣統元年刻本) ,56卷 ,63-64
出身:道光21年舉人
專長:書法(篆書)
履歷:
履歷任期出處
任教湖南醴陵淥江書院道光17年-道光?年清代名人傳略 ,下冊 ,215
兵部郎中咸豐6年-咸豐?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賞花翎咸豐6年-?清實錄:文宗顯皇帝實錄 ,188卷 ,10-1
四品卿銜咸豐8年-?清實錄:文宗顯皇帝實錄 ,263卷 ,1079-2
以四品京堂候補咸豐10年清實錄:文宗顯皇帝實錄 ,316卷 ,653-2
以三品京堂候補咸豐10年-咸豐11年清實錄:文宗顯皇帝實錄 ,338卷 ,1033-2
太常寺卿咸豐1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浙江巡撫咸豐11年-同治2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閩浙總督同治2年-同治5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兵部尚書(坐銜)同治?年-光緒?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061024號
都察院右都御史(坐銜)同治?年-光緒?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061024號
浙江巡撫(閩浙總督兼署)同治2年-同治3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太子少保同治3年-同治7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061024號
一等恪靖伯同治3年-光緒4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152435號
雙眼花翎同治5年-同治年清實錄:穆宗毅皇帝實錄 ,167卷 ,30-1
陝甘總督同治5年-光緒6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152435號
欽差大臣(督辦陝甘軍務)同治6年-同治?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152435號
參贊大臣同治7年-同治?年清實錄:穆宗毅皇帝實錄 ,224卷 ,30-1
太子太保同治7年-光緒11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106080號
騎都尉同治9年-同治12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152435號
協辦大學士同治12年-同治13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一等輕車都尉同治12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東閣大學士同治13年-光緒11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106080號
欽差大臣(督辦新疆軍務)光緒1年-光緒6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二等恪靖侯光緒4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106080號
管理兵部事務光緒7年-光緒?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軍機大臣上行走光緒7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行走光緒7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兩江總督光緒7年-光緒10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兵部尚書(坐銜)光緒7年-光緒?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106080-001號
都察院右都御史(坐銜)光緒7年-光緒?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106080-001號
南洋通商大臣(辦理通商事務大臣)(兼)光緒7年-光緒?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軍機大臣上行走光緒10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管理神機營事務光緒10年-光緒?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欽差大臣(督辦福建軍務)光緒10年-光緒1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太傅(追贈)光緒1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包 ,702001689A-4號
在安徽婺源縣建立專祠光緒13年清實錄:德宗景皇帝實錄 ,242卷 ,259-2
在江甯省城建立專祠光緒13年清實錄:德宗景皇帝實錄 ,248卷 ,344-2
在廣東省城建立專祠光緒14年清實錄:德宗景皇帝實錄 ,252卷 ,404-1
在江西省城建立專祠光緒14年清實錄:德宗景皇帝實錄 ,255卷 ,440-1
在新疆省城及巴里坤東關立功地方捐建專祠光緒14年清實錄:德宗景皇帝實錄 ,254卷 ,428-2
於浙江衢州府建立專祠光緒16年清實錄:德宗景皇帝實錄 ,290卷 ,869-2
與兩江總督沈葆楨在福建馬江船廠合建專祠光緒17年清實錄:德宗景皇帝實錄 ,299卷 ,955-2
於湖南省城建立專祠光緒18年清實錄:德宗景皇帝實錄 ,317卷 ,104-2
著述:奏疏 66卷[左文襄奏疏初編 38卷;續編 76卷;三編 6卷] ; 批牘 7卷 ; 左文襄公文集 5卷,聯語 1卷, 藝學說帖 1卷 ; 詩集 1卷  ; 兵法入門 1卷 ; 盾鼻餘瀋 1卷 ; 左文襄公謝摺 2卷 ; 奏稿 64卷  ; 左文襄公家書 ; 朴存閣農書 ; 慈雲閣詩鈔/左宗棠編 ; 浙江忠義錄 10卷, 續編 2卷及紳婦等表 ; 左文襄公書牘 26卷 ; 湘陰相國文鈔 1卷 ; 左文襄公奏稿 64卷 ; 左文襄公咨札 1卷, 告示 1卷 ; 左文襄公批札 7卷
關連:左人錦(從祖父); 左觀瀾(父); 左孝威(子); 左孝寬(子); 左孝勳(子); 左孝同(子); 左念謙(孫); 左念恂(孫); 左念慈(孫); 左景裕(曾孫)
單位:本筆資料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與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共同製作
權威號:000470
CBDB:0054964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