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姓名:(明)丘濬
性別:
朝代:
中曆生卒:永樂19年-弘治8年
西曆生卒:1421-1495
異名:
異名出處
(姓名)邱濬靜志居詩話 ,1冊7卷 ,638
(字)仲深新校本明史 ,181卷
(字)仲㴱明名臣言行錄 ,2冊30卷 ,355
(字)伯深皇明書列傳 ,1冊17卷 ,293
(號)瓊臺皇明三元考 ,4卷 ,171
(號)瓊山皇明人物考 ,3卷 ,170
(諡)文莊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4809
(廟額)景賢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4809
(漢語拼音)Qiu Jun 
籍貫:廣東承宣布政使司-瓊州府-瓊山縣 (今名:海南省海口市(110.3,20.0))
傳略:
引文出處
丘濬,字仲深,瓊山人。幼孤,母李氏教之讀書,過目成誦。家貧無書,嘗走數百里借書,必得乃已。舉鄉試第一,景泰五年成進士。改庶吉士,授編修。濬既官翰林,見聞益廣,尤熟國家典故,以經濟自負。
成化元年,兩廣用兵,濬奏記大學士李賢,指陳形勢,纚纚數千言。賢善其計,聞之帝,命錄示總兵官趙輔、巡撫都御史韓雍。雍等破賊,雖不盡用其策,而濬以此名重公卿間。秩滿,進侍講。與修英宗實錄,進侍講學士。續通鑑綱目成,擢學士,遷國子祭酒。時經生文尚險怪,濬主南畿鄉試,分考會試皆痛抑之。及是,課國學生尤諄切告誡,返文體於正。尋進禮部右侍郎,掌祭酒事。
濬以真德秀大學衍義於治國平天下條目未具,乃博採羣書補之。孝宗嗣位,表上其書,帝稱善,賚金幣,命所司刊行。特進禮部尚書,掌詹事府事。修憲宗實錄,充副總裁。弘治四年,書成,加太子太保,尋命兼文淵閣大學士參預機務。尚書入內閣者自濬始,時年七十一矣。濬以衍義補所載皆可見之行事,請摘其要者奏聞,下內閣議行之。帝報可。明年,濬上言:「臣見成化時彗星三見,徧掃三垣,地五六百震。邇者彗星見天津,地震天鳴無虛日,異鳥三鳴於禁中。春秋二百四十年,書彗孛者三,地震者五,飛禽者二。今乃屢見於二十年之間,甚可畏也。願陛下體上天之仁愛,念祖宗之艱難,正身清心以立本而應務,謹好尚不惑於異端,節財用不至於耗國,公任使不失於偏聽,禁私謁,明義理,慎儉德,勤政務,則承風希寵、左道亂政之徒自不敢肆其奸,而天災弭矣。」因列時弊二十二事。帝納之。六年以目疾免朝參。
濬在位,嘗以寬大啟上心,忠厚變士習。顧性褊隘,嘗與劉健議事不合,至投冠於地。言官建白不當意,輒面折之。與王恕不相得,至不交一言。六年大計羣吏,恕所奏罷二千人。濬請未及三載者復任,非貪暴有顯跡者勿斥,留九十人。恕爭之不得,求去。太醫院判劉文泰嘗往來濬家,以失職訐恕,恕疑文泰受濬指,而言者譁然言疏稿出濬手。恕竟坐罷,人以是大不直濬。給事中毛珵,御史宋惪、周津等交章劾濬不可居相位,帝不問。踰年,加少保。八年卒,年七十六。贈太傅,謚文莊。濬廉介,所居邸第極湫隘,四十年不易。性嗜學,既老,右目失明,猶披覽不輟。議論好矯激,聞者駭愕。至修英宗實錄,有言于謙之死當以不軌書者。濬曰:「己巳之變,微于公社稷危矣。事久論定,誣不可不白。」其持正又如此。正德中,以巡按御史言賜祠於鄉,曰「景賢」。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181卷 ,4808-4810
丘濬 字仲深瓊山人祖普性仁愛專事濟人利物為臨高醫學訓科宣德甲寅郡中大饑白骨遍野業有第一水橋地捨為義塜躬求全骴瘞之纍纍凡百餘清明灑以杯酒糲飯其所行自少至老多類此父傳早卒母李氏守志訓之濬生有異質讀書過目輒成誦日記數千言六歲信口為詩歌語皆警拔如詠五指山詩識者知其必為國器稍長博觀羣籍每借諸市肆雖釋老伎術亦所不廢年十七始習舉子業落筆為文數千百言立就敻出倫輩弱冠著論謂許衡仕元無能改於其俗又不能行巳之道雖不仕可也耆儒碩師初見甚駭之巳而又大深服以為先儒未有言及此者正統甲子首舉於鄉主司全錄其五策兩試禮部名在乙榜卒業太學祭酒蕭鎡深器重之為之延譽繇是名益重景泰辛未告歸所與厚者咸贈以詩編修岳正知其後必大成作序以送之甲戌復試于禮部學士商輅主試事閱論策即意其為濬及揭名果然廷試當魁或以貌不揚巳之乃寘第二甲第一選入翰林為庶吉士者十八人濬為首被 命修寰宇通志時洗馬李紹偕諸學士會史舘指劉定之謂濬曰主靜生廬陵文獻之郊又承石潭家□ 宜其博洽為一時之冠子生海外何從得書籍師友而乃博洽如此濬自以遠方新進一旦名動京師方欿然不自足益求人間所未見書而讀之遂以博極羣書稱於時尤熟本朝典故書成授翰林編修濬既多識有獲發之文章雄渾壯麗四方求者沓至碑銘序記詞賦之作流布遠邇然非其人雖以厚幣請之不與天順七年兩廣用兵經年不決濬條列事宜李文達公賢一見之即代上之 英宗嘉嘆付所司舉行八年 憲宗登極充經筵講官成化元年陞侍講命與修 英廟實錄或謂少保于謙之死當著其不軌之迹濬曰己巳之變微于公天下不知何如武臣挾私怨謗豈可信哉功過皆從實書之三年實錄成進侍講學士經筵嘗進講吐音洪暢 憲宗竦聽甚悅五年丁母憂九年服闋復原職十三年續修宋元綱目成陞翰林院學士濬自出巳見撰史略謂朱子綱目以正統為主然秦隋之末有不可遽奪漢唐之初有不可遽予者乃作世史正綱以著世變之升降明正統之偏全有裨世教是年祭酒員缺僉謂非濬不可乃陞祭酒時同官劉健與濬相謔然健自此不說又有崇尚內典自謂心學者共誹且笑之學士劉吉亦北人寡學喜濬陞曰南獠止可為教官耳十六年加禮部侍郎仍掌國子監事復謂真德秀大學衍義有資治道而於治國平天下之事缺焉乃采經傳子史有及於治國平天下者附以巳見而其大要則九在於審幾微以成天下之務故又首補誠意正心之要曰審幾微自為一卷餘自正朝廷以迄成功化凡一百六十卷名之曰大學衍義補值 孝宗嗣位之初其書適成乃表上之 上覽之甚喜批答有曰卿所纂書考據精詳論述該博有禆政治朕甚嘉之賜白金二十兩紵絲二表裏陞禮部尚書掌詹事府事且命錄其副付書坊刊行會修 憲廟實錄充副總裁官弘治四年實錄成加太子太保三疏求致仕不允本年冬兼文淵閣大學士入內閣復三疏固辭不允乃奏請擇衍義補中要務行之 上見納乃就務以寬大啟 上心忘厚變士習凡人才進退政事廢舉一惟 祖宗舊典是循五年天變上疏大槩論 上改元之初歲在戊申與洪武初元同符宜釐革庶政盡復舊規因擬二十二事陳時政之弊其略曰成化間彗星三見遍掃三垣地震無慮五六百次邇者彗見天津地震天鳴無虛日且異鳥三鳴于禁虫考諸經史天變莫大於彗孛在三垣三台尤為重地變莫大於震動在京師邊防尤為危急矧禽鳥動物得氣之先春秋二百四十二年彗孛者三地震者五飛禽者二今乃屢見於二十五六年之間變不虛生必有其應臣願體上天仁愛念 祖宗基業端身以立本清心以應務謹好尚勿流于異端節財費勿至於耗國公任用勿失于偏聽禁私謁以肅內政明義理以絕邪姦慎儉德以懷永圖勤政務以弘至治庶可以回天災消物異疏凡萬餘言 上命諸司議行又請訪求遺書 上皆嘉納洪武永樂以來凡百司朝 覲命吏部都察院考其尤不職者乃黜之不過數十人其後吏部患人言務以多黜為公方岳以下少有微瑕輒黜之黜者亦不敢訴濬深知其弊言于上曰唐虞三載考績三考黜陟今有居官未半載而黜者所黜徒信人言未必皆實此非唐虞之法亦非祖宗舊制也 上深然之會吏部上大小庶官當黜者幾二千人乃勑凡歷官未三載者俱復任雖經一考非有貪暴實跡者勿黜葢用其言也醫官有療疾往來其家者以失職怨冢宰王恕奏訐其短科道言
疑出濬意 上察其誣待濬益厚□□加少保兼太子太保改戶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以目疾辭不允八年薨于官訃聞天子嗟悼輟視朝一日賻寶鈔一萬貫贈特進左柱國太傅謚文莊濬性剛直與大臣論政議所未安必反覆辯論言官論事亦以是非詰之不肯媕妸取悅無歲不求歸前後凡十三疏皆不允問勞賜賚之使踵相接于門初經生文士以奇怪相高或不可句濬考南京鄉試及禮部會試凡怪詞險語皆痛斥之怨誹不恤也及為祭酒尤諄諄為學者言之文體乃復渾厚其在太學論者謂師道尊嚴無愧李文忠公綜理微密則文忠公不及嘗謂朱子家禮最得崇本敦實之意然儀節略焉為考諸儒所言作家禮儀節使好禮者可舉而行朱子微言散見於傳註語錄學者率未易求乃采其精切彙為二十篇倣魯論語作朱子學的其他述著甚富自筮仕至位極人臣凡四十餘年而自處無異韋布產業僅能卒歲第宅不逾濟民在都城市屋於蘇州巷南規模卑陋聊庇風雨始終未嘗少拓人到於今呼為丘閣老巷所得俸餘即充官費絕無贏餘及卒南歸行裝自 欽賜白金綺幣外惟圖書數萬卷而巳正德初武宗素知其名孫丘骗熷田廕尚寶司丞卒復以曾孫□ 繼其官 賜額祀于鄉曰景賢祠以濬配宋學士蘇軾以風示天下何喬新稱嶺南人物自唐張九齡宋余靖崔與之及濬四人尹直贊曲江其師東坡其匹世以為知言云雙□歲抄弘治乙卯春二月戊午少保丘公薨于位槩其平生不可及者有三自少至老手不釋卷其好學一也詩文滿天下絕不為中官作其介慎二也歷官四十載俸祿所入惟得指揮張淮一園而巳京城城東私第始終不易其廉靜三也家積書萬卷與人談古今名理袞袞不休為學以自得為本以循禮為要陳主事晟衣繡唁公聞喪面斥曰既不能以禮自處又不能以禮處人自學士為祭酒最久任所著大學衍義補世史正綱家禮儀節每遇名流必質問辯難以求至當皆足傳世成化癸卯陳白沙至京與談不合人謂公沮之不得留用時猶未入閣也安有沮之之事乎及入閣與太宰王三原皆太子太保偶坐其上三原嘖有煩言會太醫院判劉文泰失職奏三原變亂選法以所刻傳封進內多詳述留中之疏  □責其賣直沽名致仕去人以教訐議公公實不知也謝侍郎鐸至形諸言論訾其著述劉學士健謂曰丘仲深有一屋散錢只欠索子公曰劉希賢有一屋索子只欠散錢健默然甚愧又嘗勸其門生王鏊謝遷二學士讀書循禮母狎飲廢事至面檢毛修撰澄廷對策多出小學史斷全無自得以故翰林後進多憾之治世餘聞瓊臺丘公督學博貌古然心術不可知人謂陰主御醫劉文泰計奏三原王公令人毀傳事可見其槩矣嘗與同寅劉閣老吉不恊劉作一對書之門曰貌如盧杞心尤險學比荊公性更偏時論頗以為然守溪長語 丘濬閣老瓊州人於子史無所不聞而尤熟於 國家典故議論高奇人所共賢必矯以為非人所共否必矯以為是能以辯博濟其說其論秦檜曰宋家至是亦不得不與和南宋再造檜之力也論范文正則以為生事論岳飛則以為亦未必能恢復其最得者黜元不與正統許衡不當仕於元亦前人所未發也好著述雖老手不釋卷性剛楄不苟取亦恬於仕進年七十猶滯於學士 孝宗即位進大學衍義補得進尚書李廣幸於□上因之得入內閣與同僚爭每事欲有紛更時王恕有重望於天下濬每憎之會劉文泰劾恕或以為濬嗾之也以是尤為眾所貶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國朝獻徵錄 ,14卷 ,466-470
湯斌撰
邱濬字仲深瓊山人其先晉江人元季有官瓊者因家焉 焦映漢撰傳 祖普性有陰德為良醫樂善好施宣德甲寅歲郡大旱饑殍遍原野普捨地爲義塚鋬枯掩骼爲第一水橋等處封塋纍纍凡百餘所每遇淸明必酒飯設奠幽明德之壽享期頤論者咸謂陰德之報云父傳早卒 黄志 濬幼歗母李氏敎之讀書過目成誦家貧無書嘗走數百里借書必得乃已舉鄕試第一 明史本傳 兩試禮部名居乙榜卒業太學祭酒蕭鎡深重之 焦映漢撰傳 景泰五年成進士 明史 學士商輅閱策意爲濬揭之果然廷試以貌寢寘二甲第一且因策中微觸時諱也 何喬遠撰傳 改庶吉士授編修濬旣官翰林見聞益廣尤熟國家典故以經濟自負成化元年兩廣用兵濬奏記大學士李賢指陳形勢纚纚數千言賢善其計聞之帝命錄示總兵官趙輔巡撫都御史韓雍雍等破賊雖不盡用其策而濬以此名重公卿間秩滿進侍講與修英宗實錄進侍講學士續通鑑綱目成擢學士遷國子祭酒時經生文尙險怪濬主南畿鄕試分考會試皆痛抑之及是課國學生尤諄切吿誡返文體於正尋進禮部右侍郎掌祭酒事濬以眞德秀大學衍義于治國平天下條目未具乃博採羣書補之孝宗嗣位表上其書帝稱善賚金幣命所司刋行特進禮部尙書掌詹事府事修憲宗實錄充副總裁宏治四年書成加太子太保尋命兼文淵閣大學士參預機務尙書入内閣者自濬始時年七十一矣濬以衍義補所載皆可見之行事請擇其要者奏聞下內閣議行之帝報可明年濬上言臣見成化時彗星三見徧掃三垣地五六百震邇者彗星見天津地震天鳴無虚日異鳥三鳴于禁由春秋二百四十年書彗孛者三地震者五飛禽者二今乃屢見于二十年之間甚可畏也願陛下體上天之仁愛念祖宗之艱難正身淸心以立本而ɡ務謹好尙不惑于異端節財用不至于耗國公任使不失于偏聽禁私謁明義理愼儉德勤政務則承風希寵左道亂政之徒自不敢肆其奸而天災弭矣因列時弊二十二事帝納之六年以目疾免朝參濬在位嘗以寛大啓上心忠厚變士習顧性鞱隘嘗與劉健議事不合至投冠於地言官建白不當意輒面折之與王恕不相得至不交一言六年大計羣吏恕所奏罷二千人濬請未及三載者復任非貪暴有顯跡者勿斥畱九十人恕爭之不得求去太醫院判劉文泰嘗往來濬家以失職訐恕恕疑文泰受濬指而言者譁然言疏稿出濬手恕竟坐罷以是大不直濬 明史王恕傳曰孝宗初濬以禮部尙書掌詹事與王恕同爲太子太保恕長六卿位濬上及濬入閣恕以吏部弗護也濬由是不悦恕考察天下庶官已黜而濬調旨畱之者九十餘人恕屢爭不能得因力求罷不許太醫院判劉文泰者往來濬家以求遷官爲恕所沮銜恕甚恕里居日嘗屬人作傳鏤板以行濬謂其沽直謗君上聞罪且不小文泰心動乃自為奏草示除名御史吳禎潤色之訐恕變亂選法且傳中自比伊周于奏疏畱中者㮣云不報以彰先帝拒諫無人臣禮欲中以奇禍恕以奏出濬指抗言臣傳作於成化二十年致仕在二十二年非有望于先帝也且傳中所載皆足昭先帝納諫之美何名彰過文泰無賴小人此必有老于文學多陰謀者主之帝下文泰錦衣獄鞫之得實因請逮濬恕及禎對簿帝心不悦恕乃貶文泰御醫責恕沽名焚所鏤板置濬不問恕再疏請辨理不從遂力求去聽驛歸不賜敕月廪歲隷亦頗減廷論以是不直濬及濬卒文泰往弔濬妻叱之出曰以若故使相公齮王公負不義名何弔為 給事中毛程御史宋惪周津等交章劾濬不可居相位帝不問踰年加少保八年卒年七十六贈太傅諡文莊 明史 遣行人護歸官其孫骗熷田尙寶司丞郊襲其官 黃志 濬廉介所居邸第極湫隘四十年不易性嗜學旣老右目失明猶披覽不輟議論好矯激聞者駭愕至修英宗實録有言于謙之死當以不軌書者濬曰己巳之變微于公社稷危矣事久論定誣不可不白其持正又如此正德中以巡按御史言賜祠于鄉曰景賢 明史本傳
廣東通志(清道光二年刻本) ,301卷
邱濬字仲深其先世家泉州晉江元季有官於瓊者遭亂不能歸遂占籍瓊山 何喬新撰誌銘 祖普性仁愛專事濟人利物為臨高醫學訓科宣德甲寅郡大饑白骨遍野普有第一水橋地捨為義塜躬求全骴瘞之封塋纍纍凡百餘所遇清明節必洒以杯酒糲飯其所行自少至老多類此年享遐壽人謂天報矣父傳蚤卒母李氏守志訓之濬生有異質讀書過目成誦日記數千言六歲信口為詩歌語皆警拔如詠五指山詩識者知其必為國器稍長博觀群籍雖釋老伎術亦所不廢 黃通志 家貧無書嘗走數百里借必得乃已 明史本傳 年十七始習舉子業落筆為文數千言立就敻出倫輩 牛志 正統甲子首舉於鄕主司全錄其五策兩試禮部名在乙榜卒業太學祭酒蕭鎡深器重之為之延譽由是名益重景泰辛未告歸所與厚者咸贈以詩編修岳正知其後必大成作序以送之甲戌復試於禮部學士商輅主試事閱論策意其為濬及揭名果然廷試二甲第一選入翰林為庶吉士者十八人濬為首被命修寰宇通志時洗馬李紹偕諸學士會史館謂濬曰子生海外何從得書籍師友而博洽如此濬自以遠方新進一旦名動京師方欿然不自足益求人間所未見書讀之遂以博極群書稱於時尤熟本朝典故樂為學者道之通志成授翰林院編修濬既多識有獲發之文章雄渾壯麗四方求者沓至碑銘序記詞賦之作流布遠邇然非其人雖以厚幣請之不與 黄通志 海南衛官軍苦遠調天順七年濬奏免專防海黎賊寇上嘉納之至今瓊南軍衛尸祝焉 賈志 兩廣用兵經年不决濬條列事宜奏記大學士李賢纚纚數千言賢善其策即代上之英宗嘉嘆付所司舉行八年憲宗登極充經筵講官成化元年陞侍講命與修英廟實錄三年實錄成進侍講學士經筵當進講吐音洪暢憲宗竦聽甚悅五年丁母憂服闋復職十三年續修宋元綱目成陞翰林院學士濬自出已見撰史略謂朱子綱目以正統為宗然秦隋之末有不可遽奪漢唐之初有不可遽予者乃作世史正綱以著世變之升降明正統之偏全有裨世教是年祭酒員缺僉謂非濬不可乃陞祭酒 黃通志 時經生文士為文以奇怪相高或不可句濬考南京鄕試及禮部會試怪詞險語必痛斥之怨誹不恤也及為祭酒尤諄諄為學者言文體乃復渾厚士有慕道學者或過為詭異之行以邀名因考會試發策言之 何喬新撰墓誌 策略曰古者道德一風俗同秦漢而下武帝表章六經世之所謂儒者咸知尊孔氏黜百家及其見於立論行事之間則有不同焉者其大略有三工文辭者則有司馬遷之徒論政事者則有劉向之輩談理道者則有董生之流其後精於文者有韓愈氏有歐陽修氏達於治者有陸贄氏范仲淹氏深於道者有二程子朱子焉之數子者其於前諸子果若是班乎其於孔子之道亦有所合乎我朝崇儒重道教人取士一惟經術是用道德可謂一矣然至於今風俗猶有未盡同者何也曩時文章之士固多渾厚和平之作近或厭其淺易而肆為艱深怪奇之辭韓歐之文果若是乎議政之臣固多救時濟世之策近或厭其循常而過為閎濶矯激之論陸范之見果若是乎至若講學明道學者分内事也近或大言濶視以求獨異於一世之人程朱之學果若是乎伊欲操觚染翰者主於明理而不在於騁辭封章投匭者志於匡時而不在於立名講學明道者有此實功而不立此門户不厭常而喜新各矯偏而歸正必使風俗同而道德一以復古昔之盛焉 邱文莊集 士乃知道以中庸為至詭異不足貴也其在太學論者謂師道尊嚴無愧李文忠公綜理細微則文忠公不及嘗謂朱氏家禮最得崇本敦實之意然儀節略焉為考諸儒所言作家禮儀節使好禮者可舉而行朱子微言散見於傳註語錄學者卒未易求乃采其精切者彚為二十篇作朱子學的 何喬新撰墓誌 十六年加禮部侍郎仍掌國子監事復以西山眞氏大學衍義有資治道而於治國平天下之事缺焉乃采經傳子史有及於治國平天下者附以已見凡一百六十卷 賈志 彚輯十年以補眞氏之闕其為目凡十有二曰正朝廷其目六曰正百官其目十有一曰固邦本其目十有一曰制國用其目十有一曰明禮樂其目六曰秩祭祀其目七曰敦教化其目十有一曰備規制其目十有六曰慎刑憲其日十有四曰嚴武備其目十有六曰馭邊方其目九曰成功化其目一 瓊臺會藁 而其大要則尤在於審察其幾微之先以成天下之務故又首補誠意正心之要曰審幾微自為一卷其目有四曰謹理欲之初分察事幾之萌動防姦萌之漸長炳治亂之幾先著論發明慎獨内省眞切有先儒所未及者蓋其獨得之見也名之曰大學衍義補值孝宗嗣位乃表上之上覽之甚喜批答有曰卿所纂書考據精詳論述該博有裨政治朕甚嘉之 黃通志 賚金幣命所司刊行特進禮部尚書掌詹事府事 明史 濬累疏力辭且求致仕不允會修憲廟實錄充副總裁官宏治四年實錄成加太子太保復三疏求致仕不允 黄通志 尋命兼文淵閣大學士參預機務尚書入内閣者自濬始時年七十一矣 明史 入内閣復三疏固辭不允乃奏請擇衍義補中要務行之上見納乃就位務以寛大啟上心忠厚變士習凡人才進退政事廢舉一惟祖宗舊典是循 黄通志 明年四月濬上言仰惟太祖高皇帝洪武元年歲在戊申我皇上紀元之始歲又在戊申謂上天無意可乎謂聖祖在天之靈無意可乎謹按宋儒邵雍皇極經世書謂國祚大數以九千六百年為一元三代以後惟漢唐宋國祚為最長然皆不能滿其國祚之元數自百五六十年以後往往中微政務日趨於弊風俗日趨於薄紀網日趨於弛由是馴至於不可振起而底於亡此無他中世繼體之君皆生於世道豐亨之際宮闈安樂之中不歷險阻不經憂患天示變而不知畏民失所而不知恤人有言而不知信好尚失其正用度無其節信任非其人故也向使其君若臣因上天之垂戒汲汲然反躬修省以祈天永命其國祚豈止於此哉我聖祖功德之大上格天心為上帝之所孚佑而眷顧之無已仁愛之不忘故於世道升降之會嗜欲開先之際生不世出之主而處於困心衡慮之中出非常之變而當其居潛養晦之日是成化年間災異之生皆自古史册所罕有者彗星凡三出紫微太微天市三垣與夫三台北斗無不掃遍兩京畿曁十三藩司所奏地震毋慮五六百次舉皆有聲餘殃至宏治之初猶未已也邇者彗星又出於天津地震天鳴無異曩時異鳥三鳴於禁中考之經史天變莫大於彗孛而侵三垣台斗為重地變莫大於震動而在京師邊防為急禽鳥動鞠得氣之先其變尤亟春秋二百四十二年之間書彗孛僅三書地震僅五書飛禽僅二今乃屢見於二十五六年之間變不虚生其咎徵之應深可畏也然我祖宗積德累仁先帝敬天愛民皇上清心寡慾無有致災之理而天之示變乃如此夫豈無其故哉天不言因其必然之數而示以顯然之象使人見其象推其數盡其當然之人事而求所以勝天則能變災為祥矣夫人所以能勝天其道何由修德而已矣蓋天之與人雖有懸隔之勢而實有感通之理上天監觀於下念我聖祖有功於天地有功於生民有功於自古帝王知其氣運至此必有適然之數故豫生聖人以待之屢出災異以儆之其生聖人也必使之早歷殷憂其出災異也必示之以非所常有由是而觀可以恹知天之意有在而祖宗在天之靈有所屬也恭惟皇上禀非常之資膺重明之運於太祖開基百二十年之後稽之邵數以三十年為一世至百二十年則四世矣四世則當四時之數而為一朞也歲事周矣月窮於紀星回於天至是則三陽開泰萬象維新之時焉當此之時事必更始使舊者新廢者起閼者通缺者完然後可以延而長之以固久遠不拔之基其斡旋之機正在今日皇上當此大任遇此大機當可為之時有可為之勢烏可泛然苟然坐失其機會而不思所以預為之計哉臣願皇上體上天仁愛之深念祖宗基業之大端一身以立天下之大本清一心以應天下之務上畏天怒下畏民怨中畏人言謹好尚而不流於異端邪見謹用度而不至於耗國害民謹任用而不失於偏聽獨任防慾而剛為之制思患而豫為之防凡聖心有所思為有所謀猷將有為也將有行也與臣下有所論奏建置也左右有所陳說求請也則反求諸心熟思而審處之曰此事果合於天理否乎果順於人心否乎果適於時宜否乎其於聖賢經史有無該載其於祖宗彝訓有無違悖其於當世軍民有無利益物論以為是否人情以為便否清議以為善否一事之行而衆思是集訪於衆而斷於獨然後審缓急之宜量輕重之劑循先後之序以見於施行焉夫如是是惟不行行則合天理之公即人心之安適時措之宜而天下後世享其福矣雖然人君一心而攻之者衆一日萬幾而應之不暇人人各有所見而欲效其所見人人各有所能而欲售其所能人人各有所求而欲遂其所求揣摩窺伺覘吾意氣之所嚮引誘激□□吾心志之所欲投間抵隙覬吾機便之可乘上纔略露其機微衆即據以為幸會而入其說獻其計引其人植黨與排異已求差遣乞恩澤希爵賞覓田宅無非欲攘貨賄以肥家結親倖以固寵冒爵祿以貽後是皆為其身謀為其家謀為其親戚及所交私之人謀豈有毫髪謀國之心哉皇上誠能養心性以保天和閲經史以廣聖學禁私謁以肅内政明義理以絕神姦慎儉德以懷永圖勤政務以宏至治信任防一已之偏聽納取衆人之善示淳樸以為天下之先明意嚮以定萬民之志使夫投機伺便之人承風希旨之輩曉然皆知上之所好尚者在乎仁義而不在功利也在乎儒教而不在佛老也所用度者在乎儉樸而不在奢靡也在乎省節而不在浪費也所任用者在乎賢良而不在嬖倖也在乎正直而不在諛佞也則朝廷之上小人不敢肆其姦君子不為人所蔽左道惑衆者不能亂聖人之教巧言詭計者不能遷明主之意則紀綱振作治教休明風俗淳和上有餘而下無不足國勢隆重而運祚靈長矣然而小人執一偏之見各徇其一家之說各騁其一己之私互相標榜交相證助迭相游說屢變以求勝多方以遮飾必欲踐其所言成其所謀遂其所大欲而後已苟非上之人據正理以折之稽古道以正之按國典以諭之安能服其心而遏其勢哉臣不侫謹擬為數條以進自今以後臣下有言佛道二教可以延福祚者請折之曰古之帝王好佛者無如梁武帝餓死臺城子孫自相魚肉以至於亡崇道者無如宋徽宗為金人所執崩於五國城親王公主隨行而死於虜者四十餘人其效何如也有言修煉金丹可致長生者請正之曰後漢魏伯陽作參同契宋張平叔作悟眞篇教人煉金丹以求長生必其人眞得其傳果長生不死至今猶在天地問也二人者今安在哉求其人不復見則是其人亦死其術不驗也有言剏造寺院以植福田者請諭之曰本朝於兩京造天界大報恩大興隆寺朝天大德靈濟等宮外此又有前代舊基累朝别建之所所以奉佛老之教無以加矣若又大興土木勞人之筋力則人怨費國之資財則國貧使彼所謂佛天尊尚存見人之窮苦怨咨以營其居必不能一朝居也有言印造經懴以求利益者請諭之曰佛藏十二部五千四十八卷道藏七部四千四百三十一卷皆有板本印行外此又有經厰所刻書肆所售之本何用别刻新本為哉刊一部梵夾之板費中人十家之産工匠之役楮墨之用不免勞人耗財致其嗟怨使彼所謂佛天尊有靈聞人印造其書如此勞費其心亦必不樂也有言修齋設醮必須豐盛者請折之曰古人祭天享地器用陶匏酌用明水就二教言之彼亦有酌水獻花之說况其為教以清淨慈悲為事若見世人奪小民衣食之資以供養之而致其饑寒困苦哀怨無聊如此其肯歆饗之哉有言誦經持咒可以禳度者請正之曰佛氏四十二章經老子道德經無誦數之說後世求食之徒乃假佛天尊言以作經為言人誦此經可以消災得福倩人聚誦計其遍數與人傭錢縱誦千萬億遍何益於佛天尊而以為我功而鍚福祐耶有言崇重西僧以求秘術者請諭之曰唐宋以西番每為邊患元人崇重番僧遇有邊患遣僧諭之本朝因元之舊封其首長為王蓋為地方計非用其秘密之術袪攝之法慶贊施食之科也况今番僧多非本種往往作奸犯法大為國家之蠧今按舊例供給之足矣有言事神以求福佑者請正之曰周禮祭祀以馭其神人君為神人之主豈有反求私福於所□之理哉禮之所謂祈報祭榮者為民而已非為已也孔子謂祭非其鬼為諂况扶鸞箕咒符水效巫覡之為哉有言宴饗物品必須豐侈者請正之曰古人宴饗以示慈惠以訓恭儉蓋主於娛親禮賓不為飲食觀美也後世窮奢極欲一日之食而費小民十年之用一宴之設而害物產百千之命暴殄天物於無益非所以惜福靡耗民財於不貲必不免斂怨豈可因口腹之欲而損國家之經費縱奢侈之欲以虧人主之儉德乎有言匪頒賙賜必欲如舊例者請諭之曰古人賜予以報功庸以施恩恵蓋主於激勸人心非以厚私周急也祖宗盛時帑藏充積而人員尚少今則所儲之物比舊為少當給之人比舊加多就一人所得計之所得固少總計國家之所費蓋已數倍於前非獨在上者當為民惜財而臣下亦當為國惜費也有言寶石可為服飾觀玩者請折之曰成化末年收寶石人間所有盡八內府矣自古中國所寶者金銀珠玉是有用之物金元之世此物初八中國色不如玉之溫东質不如金之從革是皆細砂碎石稍光澤者爾朝廷用之則價增百倍不用則荒歉之年鄕落之間以斤兩易斗升之米不可得也有欲於街市和買以應用而取直於官府者請諭之曰唐人官市為史臣所譏堂堂朝廷白奪民物於㕓市富有四海而賖貸於小民豈可聞之四遠哉且市井小民營刀錐之利以資口腹一人一日不得利則一家一日不得食今官府雖非白奪然令其領價於内帑移文伺候動經旬月所得不償所失小民何以為生哉有欲求閒田以為已業者請諭之曰君之所以為國者民也民之所以為生者田也民耕田出租賦以供君君散民賦以為官之俸祿既食君之祿則不當侵民之利今近畿之地生齒日繁役重民貧無地不耕何田無主縱使有閒田亦當周急不當繼富也惟知為家植利而不思為國保民可乎有言欲差官於外織造措辦者請諭之曰古人有言財不可豐去其害財者事事皆為减省財用自然豐足且織造錦綺紗羅措辦器皿物事其工本皆出於民官府見有行使帑藏尚有收貯眼前未至乏絕如果將盡絕亦須待豐稔之年然後舉行可也有獻珍玉之器以希賞者請折之曰器取適用而已苟製一器而費百器之材用一工而費百工之刀耗財貨於無用費工力於無益何□也哉夫人之所以蓄奇巧華美之物者欲以誇燿於人也尊居九重富有四海其尊無對其富無倫况宫闈邃密門禁深嚴外人無由而至將誰誇哉有言宫室損壞必須改作者請諭之曰前人遺構皆極其樸素渾堅後人輕易改作往往不及於前若謂其窄小不足以居必為修廣則前人何以居至今日乎非不得已不宜動作動作不免取民財役軍力今公私匱乏士卒疲勞已甚一旦有事將何所取用而責誰以敵愾禦侮哉有欲折糧以備顏料者請諭之曰户部錢糧歲有常數一歲之入僅足以供一歲之用稍有贏餘則留以為荒凶之備軍旅之需而工部顔料不過以為宫室器服之用人不食則身死國無糧則人散豈可輕耗户部之經費以為工部之營造不幸而有不測之變非常之災何所取以應用哉有言工作之人勞苦欲希陞賞者請諭之曰國家之於百工技藝有官者各有俸祿無官者亦有糧給所以作勞成效皆其職分當為者也因事而不時賞賚秩滿而循資陞用可也乃欲一次畢工一次陞賞國家安得許多官職錢糧哉有言所司乏人使用而欲於額外增置者請折之曰有此衙門則有此事務有此事務則有此使令之人必有簿籍鄉貫可考宜行各衝門勾解以足其數中有户絕者方可按名僉補今公私俱困凡事宜從減省姑宜照舊取辦可也有進工巧之人欲授之以職者請正之曰禮言毋作淫巧以蕩上心蓋以人君一心萬化之本天下安危生民休戚皆由乎此使其心常囿於禮法之中必不輕費民財必不輕勞民力財不輕費則斂於民也薄力不輕勞則役於民也輕而天下安矣苟其心蕩然出於禮法之外凡所以奉已而適用者皆欲華麗精緻不免費財而勞民以為天下之害如此等人豈可引而用之而加以官職使居左右哉有技藝雜流欲得文武要職者請正之曰名器所以重者以人不易得也人人可得則人輕之矣自古帝王以爵祿鼓舞一世之賢能不徒惜名器而又别品流既惜之又别之則得之者以為榮不得者不敢萌倖心人人不敢萌倖心則得者愈榮而名器益重矣况彼技藝之流各有本等之官隨所業而授之可也有無出身人欲於文武官常員外添註者請正之曰官職有常員歲計有常數今無故欲於常員之外多增官員增一員之官則增一員之俸盍思漕運之米至京師者率三四石而致一石農民耕作之勞士卒漕輓之苦官吏征輸之慘用以供養官吏俾其治事以安民然常年之儲出入止於此數入者不增出者乃加至數倍焉歲計何由而充國力安得不屈况名器因之而輕流品因之而混紊功庸之次序廢銓選之資格倖門既開捷徑旁出有財者可以財求有勢者可以勢得待缺者老死於選調立功者拘礙於文法公道不明廉恥盡喪而欲求治難矣凡此二十二事臣特以皇上耳目所及者細微淺近之事而言耳由是推類以盡其餘則凡天下弊端有小於此者亦得以漸而除國家至計有大於此者皆可以次而行矣聖學高明義理融貫此等之事諒其必無臣猶喋喋以為言者杞人之憂天野人之獻芹蓋一念憂國愛君之心出於忠誠懇切而不自知其不可也誠以天下之事何嘗不起於細微何嘗不起於淺近惟其以之為細微淺近也姑且聽之姑且行之積習久而見聞熟遂認之以為固有循之以為當然而不以為非遂至損朝廷之大體壞祖宗之家法空國家之帑藏失天下之人心宗社因之而危國脈因之而促未必不起於斯也皇上儻不以臣愚迂昏昧而棄其言聽政之暇宮中無事將臣所過料者時賜省覽一得之愚或有契合於宸衷或有啟發於聖志留神省記紬繹於心思之間萬一臣下有所建白求請偶與所料者合即乞皇上運思以發揮之加意以删潤之推類以擴充之發以確斷形於詔旨以正之折之諭之使騰利口以售其奸者氣餒而失其便騁私而求所欲者心服而知其非耳目所及者既已如此則内而宫闈朝著外而郡國邊鄙莫不革心向善聞風知警則接於見聞者無邪僻之思形於施設者皆正大之事矣化源既清國是自定國家之大本以立而不為小人所動摇天下之至計可施而不為異議所排阻於以彌非常之天變於未然於以延過歷之國祚於有永使唐虞三代之治復見於今日而漢唐宋不足言矣所以然者何莫非皇上修德以勝天之明效大驗歟臣荒陬孤生誤蒙朝廷任用性迂而執心不當憂而憂事無可慮而慮雖於中道不能無過然平生所存所學惟在於此不以既老將死而改少壯之素志故不覺云云之多如此也伏望皇上憐其戅直之愚赦其干冒之罪臣不勝拳拳懇悃願望之至謹具題以聞奉聖旨這本所言止印經節賞賜停織造杜塞希求陞官等項皆切中時弊該衙門看了來說欽此 瓊□會藳 又請訪求遺書上背嘉納洪武永樂以來凡百司朝覲命吏部都察院考其尤不職者乃黜之不過數十人其後吏部患人言務以多黜為公方岳以下少有微瑕輒黜之黜者亦不敢訴濬深知其弊言於上曰唐虞三載考績三考黜陟今有居官未半載而黜者所黜徒信人言未必皆實此非唐虞之法亦非祖宗舊制也上深然之會吏部上大小庶官當黜者幾二千人乃勅凡歷官未及三載者俱復其任雖一考非有貪暴實跡者亦勿黜蓋用其言也醫官有療疾往來濬家者以失職怨冢宰王恕奏訐其短科道因奏疑出濬意上察其誣待濬益厚七年加少保兼太子太保改户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以目疾辭不允濬性剛直與大臣論政議所未安必反復辯論言官論事亦必以是非詰之不肯媕婀取悅無歲不求歸前後凡十三疏上皆不允問勞賜賚之使踵接於門自筮仕至位極人臣凡四十餘年而自處無異韋布產業僅能卒歲第宅不逾齊民在都城市屋於蘇州巷南規模卑陋聊蔽風雨始終未嘗少拓人到於今呼為邱閣老巷所得俸餘即充官費絕無驘餘八年卒於官訃聞天子嗟悼輟視朝一日絍寶□一萬貫贈特進柱國太傅諡文莊命行人宋愷護喪南歸行裝自欽賜白金綺幣外惟圖書數萬卷而已正德初武宗素知其名命孫㽦廕尚寶司丞卒復以曾孫郊繼其官賜額祀於鄕曰景賢以濬配宋學士蘇軾以風示天下凡近世文臣生死承恩眷之隆實前此所未有者 黃通志 濬弱冠著書謂許衡仕元無能改於其俗必不能行己之道雖不仕可也聞者駭愕 牛志 至修英宗實錄有言于謙之死當以不軌書者濬曰己巳之變微于公社稷危矣事久論定誣不可不白其持正又如此 明史本傳 嶺南人物自張文獻公有聲於唐余襄公崔清獻公有聲於宋迨公四人焉公晚登政府疾病半之故見於功業者僅若此然大學衍義補一書其經濟之才可見矣朱子學的一書其為理學亦可知矣經濟理學兼而有之使得久於位盡行其言相業豈三君子可及哉 何喬新撰墓誌 尹直贊曲江其師東坡其匹世以為知言云 賈志 祀鄉賢 瓊州府志(清道光修光緒補刊本) ,33卷
焦竑編次
文莊公丘濬
號瓊山天資…
皇明人物考 ,3卷 ,170-171
唐樞
大學士丘濬…
國琛集 ,下卷 ,553
張萱
好學
丘濬
丘濬字仲深…
西園聞見錄 ,1冊8卷 ,698
張萱
著述
丘濬
成化十六年…
西園聞見錄 ,1冊8卷 ,791
張萱
廉潔
丘文莊
丘文莊公入…
西園聞見錄 ,2冊13卷 ,548
張萱
宰相中
丘文莊公濬
丘文莊公濬…
西園聞見錄 ,4冊27卷 ,44-46
張萱
史局
丘濬
丘濬字仲深…
西園聞見錄 ,4冊29卷 ,240-241
張萱
考察
丘濬
丘公濬字仲…
西園聞見錄 ,4冊31卷 ,360-361
張萱
禮儀
丘濬
丘濬曰竊考…
西園聞見錄 ,5冊42卷 ,175-176
張萱
禮儀
丘濬
後世大臣朝…
西園聞見錄 ,5冊42卷 ,178-179
過庭訓纂集
廣東瓊州府
丘濬
丘濬字仲深…
明分省人物考 ,12冊112卷 ,530-537
湯斌撰
徐溥邱濬劉健謝遷李東陽列傳
丘濬字仲深…
擬明史稿列傳 ,2冊17卷 ,426-435
徐乾學等
丘濬
丘濬字仲深…
徐本明史列傳 ,3冊50卷 ,572-5575
王鴻緒等
丘濬
丘濬字仲深…
明史稿列傳 ,1冊164卷 ,619-620
朱竹垞
邱濬
邱濬字仲深…
靜志居詩話 ,1冊7卷 ,638-640
陳田
乙籤
邱濬
濬字仲深瓊…
明詩紀事 ,2冊19卷 ,302-305
張弘道張凝道同輯
廣東丘濬
瓊山人字仲…
皇明三元考 ,4卷 ,171-172
錢謙益
丘少保濬
濬,字仲深…
列朝詩集小傳 ,292
廖道南
武英殿大學士邱濬
邱濬字仲深…
殿閣詞林記列傳 ,2卷 ,118-123
彭定求
少保邱文莊…
明賢蒙正錄 ,上卷 ,706
雷禮輯
丘濬
丘濬字仲深…
內閣行實 ,7卷 ,491-504
李紹文
賞譽
丘文莊不屑…
皇明世說新語 ,4卷 ,223
李紹文
品藻
丘文莊掌太…
皇明世說新語 ,4卷 ,235
李紹文
排調
劉閣老嘗議…
皇明世說新語 ,7卷 ,428
李紹文
輕詆
丘文莊自製…
皇明世說新語 ,7卷 ,454-455
李紹文
仇隙
丘文莊少時…
皇明世說新語 ,8卷 ,528
袁衣钬失
丘濬
丘濬字仲深…
皇明獻實 ,31卷 ,617-620
項篤壽
邱濬
邱濬字仲深…
今獻備遺 ,27卷 ,582-585
雷禮纂輯
直內閣元輔及同直輔臣年表
同直丘濬廣…
國朝列卿紀 ,1冊8卷 ,347
雷禮纂輯
內閣行實
丘濬字仲深…
國朝列卿紀 ,1冊11卷 ,764-773
雷禮纂輯
詹事府詹事行實
丘濬字仲深…
國朝列卿紀 ,2冊15卷 ,123-124
雷禮纂輯
翰林院學士講讀學士行實
丘濬字仲深…
國朝列卿紀 ,2冊20卷 ,448
雷禮纂輯
國子監祭酒行實
丘濬字仲深…
國朝列卿紀 ,9冊159卷 ,743-745
劉孟雷
碩輔傳
丘濬
丘濬字仲深…
聖朝名世考 ,2卷 ,170-174
何喬新
大學士文莊丘公墓誌銘濬
弘治8年春…
皇明名臣琬琰錄 ,2冊21卷 ,626-636
徐咸纂集
丘濬
字仲深廣東…
近代名臣言行錄 ,3卷 ,535
徐咸纂集
丘濬
公少孤力學…
近代名臣言行錄 ,3卷 ,535
徐咸纂集
丘濬
修□英廟實…
近代名臣言行錄 ,3卷 ,535-536
徐咸纂集
丘濬
時經生文士…
近代名臣言行錄 ,3卷 ,536-537
徐咸纂集
丘濬
公在位務以…
近代名臣言行錄 ,3卷 ,537-539
徐咸纂集
丘濬
嶺南人物自…
近代名臣言行錄 ,3卷 ,539
徐咸纂集
理學名臣錄
丘濬
公穎悟絶人…
近代名臣言行錄 ,3卷 ,539-540
徐咸纂集
丘濬
先生之學傳…
近代名臣言行錄 ,3卷 ,540-541
徐咸纂集
丘濬
聖明登之台…
近代名臣言行錄 ,3卷 ,541
徐咸纂集
丘濬
程敏政序公…
近代名臣言行錄 ,3卷 ,541-542
徐咸纂集
丘濬
泰和羅璟跋…
近代名臣言行錄 ,3卷 ,542-543
汪國楠編述
丘濬
字仲深廣東…
皇明名臣言行錄新編 ,1冊16卷 ,441
汪國楠編述
丘濬
公少孤力學…
皇明名臣言行錄新編 ,1冊16卷 ,441-442
汪國楠編述
丘濬
陞國子監祭…
皇明名臣言行錄新編 ,1冊16卷 ,442-443
汪國楠編述
丘濬
公性剛直與…
皇明名臣言行錄新編 ,1冊16卷 ,443-444
汪國楠編述
丘濬
嶺南人物自…
皇明名臣言行錄新編 ,1冊16卷 ,444
汪國楠編述
理學名臣錄
丘濬
公穎悟絶人…
皇明名臣言行錄新編 ,1冊16卷 ,444-445
汪國楠編述
丘濬
先生懼學者…
皇明名臣言行錄新編 ,1冊16卷 ,445-446
汪國楠編述
丘濬
公議論高奇…
皇明名臣言行錄新編 ,1冊16卷 ,446
汪國楠編述
獻實
丘濬
丘公以辯博…
皇明名臣言行錄新編 ,1冊16卷 ,446-447
劉廷元訂
太溥丘文莊公濬
丘濬字仲深…
國朝名臣言行錄 ,3卷 ,407-412
徐開任編輯
少保丘文莊公濬
字仲旧钫钦瓊山…
明名臣言行錄 ,2冊30卷 ,355-366
鄧元錫錄
臣謨
丘濬
丘文莊濬字…
皇明書列傳 ,1冊17卷 ,293-296
何喬遠輯
臣林記
丘濬
丘濬字仲深…
名山藏列傳 ,3冊 ,212-233
鄧球編
丘濬
濬字仲深廣…
皇明泳化類編列傳 ,3冊52卷 ,234-241
尹守衡
彭時徐溥丘濬劉健謝遷王鏊李東陽
丘濬字仲深…
明史竊列傳 ,2冊68卷 ,377-389
查繼佐
諫議諸臣列傳
丘濬
丘濬,字仲…
罪惟錄列傳 ,2冊13卷 ,114-116
傅維麟
儒林傳
邱濬傳
邱濬字仲深…
明書列傳 ,1冊112卷 ,596-598
李贄
內閣輔臣
太傅丘文莊公
丘濬字仲深…
續藏書 ,11卷 ,225-226
丘濬 ,字仲深,瓊山人。幼孤,母李氏教之讀書,過目成誦。家貧無書,嘗走數百里借書,必得乃已。舉鄉試第一,景泰五年成進士。改庶吉士,授編修。濬既官翰林,見聞益廣,尤熟國家典故,以經濟自負。成化元年,兩廣用兵,濬奏記大學士李賢,指陳形勢,纚纚數千言。賢善其計,聞之帝,命錄示總兵官趙輔、巡撫都御史韓雍。雍等破賊,雖不盡用其策,而濬以此名重公卿間。秩滿,進侍講。與修英宗實錄,進侍講學士。續通鑑綱目成,擢學士,遷國子祭酒。時經生文尚險怪,濬主南畿鄉試,分考會試皆痛抑之。及是,課國學生尤諄切告誡,返文體於正。尋進禮部右侍郎,掌祭酒事。濬以真德秀大學衍義於治國平天下條目未具,乃博採羣書補之。孝宗嗣位,表上其書,帝稱善,賚金幣,命所司刊行。特進禮部尚書,掌詹事府事。修憲宗實錄,充副總裁。弘治四年,書成,加太子太保,尋命兼文淵閣大學士參預機務。尚書入內閣者自濬始,時年七十一矣。濬以衍義補所載皆可見之行事,請摘其要者奏聞,下內閣議行之。帝報可。明年,濬上言:「臣見成化時彗星三見,徧掃三垣,地五六百震。邇者彗星見天津,地震天鳴無虛日,異鳥三鳴於禁中。春秋二百四十年,書彗孛者三,地震者五,飛禽者二。鵒來巢」。此云飛禽者三誤。今乃屢見於二十年之間,甚可畏也。願陛下體上天之仁愛,念祖宗之艱難,正身清心以立本而應務,謹好尚不惑於異端,節財用不至於耗國,公任使不失於偏聽,禁私謁,明義理,慎儉德,勤政務,則承風希寵、左道亂政之徒自不敢肆其奸,而天災弭矣。」因列時弊二十二事。帝納之。六年以目疾免朝參。濬在位,嘗以寬大啟上心,忠厚變士習。顧性褊隘,嘗與劉健議事不合,至投冠於地。言官建白不當意,輒面折之。與王恕不相得,至不交一言。六年大計羣吏,恕所奏罷二千人。濬請未及三載者復任,非貪暴有顯跡者勿斥,留九十人。恕爭之不得,求去。太醫院判劉文泰嘗往來濬家,以失職訐恕,恕疑文泰受濬指,而言者譁然言疏稿出濬手。恕竟坐罷,人以是大不直濬。給事中毛珵,御史宋悳、周津等交章劾濬不可居相位,帝不問。踰年,加少保。八年卒,年七十六。贈太傅,謚文莊。濬廉介,所居邸第極湫隘,四十年不易。性嗜學,既老,右目失明,猶披覽不輟。議論好矯激,聞者駭愕。至修英宗實錄,有言于謙之死當以不軌書者。濬曰:「己巳之變,微于公社稷危矣。事久論定,誣不可不白。」其持正又如此。正德中,以巡按御史言賜祠於鄉,曰「景賢」。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4808-4810
邱濬字仲深瓊山人屢駐鬱孤臺歷游勝境題詠甚多天啟閒贛令邱爾懿即其冢孫 贛縣志 江西通志(清光緒七年刻本) ,177卷
邱濬字仲深瓊山人屢駐鬱孤臺歷游勝境題詠甚多天啟閒贛令邱爾懿即其冢孫 贛縣志(清同治十一年刻本) ,43卷
邱濬字仲深西廂人其先世家泉州晉江元季有官於瓊者遭亂不能歸遂籍焉 何喬新撰誌銘 祖普性仁愛專事濟人為臨高醫學訓科宣德甲寅郡大饑白骨遍野以第一水橋地置義塜躬求全骴鋬之封塋纍纍百餘所清明節必洒以酒飯所行自少至老多類此年享遐壽人謂天報父傳蚤卒母李氏守志訓之濬生有異質讀書過目成誦日記數千言六歲信口為詩語皆警拔嘗咏五指山識者知為國器稍長博觀群書雖釋老伎術不廢 黄通志 家貧無書嘗走數百里借必得乃巳 明史本傳 年十七始習舉子業落筆為文數千言立就夐出倫輩 牛志 正統甲子首舉於鄉主司全錄五策兩試禮部名在乙榜卒業太學祭酒蕭磁深器之由是名益重景泰辛永告歸所與厚者咸贈以詩編修岳正知其後必大成作序送之甲戌復試禮部學士商輅主試事閲論策意為濬及揭名果然廷試二甲第一選翰林為庶吉士者十八人濬為首被命修寰宇通志時洗馬李紹偕諸學士會史館謂濬曰子生海外何從得書籍師友而博洽如此濬自以遠方新進一旦名動京師欿然不自足益求人問未見書讀之遂以博洽稱於時尤熟本朝典故樂為學者道之通志成授翰林院編修文章雄渾壯麗四方求者沓至碑銘序記詞賦流布遠邇然非其人雖厚幣請之不與 黄通志 海南衛官軍苦遠調天順七年濬奏免專防海黎上嘉納之至今瓊南軍衛尸祝焉 賈志 兩廣用兵經年不息濬條列事宜奏記大學士李賢纚纚數千言賢善其策上之英宗嘉嘆付所司舉行總兵官趙輔巡撫御史韓雍破賊多用其策八年憲宗登極充經筵講官成化元年陞侍講命與修英廟實錄三年實錄成進侍講學士經筵進講吐音洪暢憲宗竦聽甚悅五年丁母憂服闋復職十三年續修宋元綱目成陞翰林學士濬自出己見撰史略謂朱子綱目以正統為宗然秦隋之末有不可遽奪漢唐之初有不可遽予者乃作世史正綱以著世變之升降明正統之偏全有裨世教是年祭酒員缺僉謂非濬不可乃陞祭酒 黃通志 時經生文尙險怪或不可句濬主南京鄉試及禮部會試深痛斥之怨誹不恤也及為祭酒尤諄諄為學者言文體乃復渾厚士有慕道學者或過為詭異以邀名因考會試發策言之所言皆切時弊 何喬新撰墓銘 士乃知道以中庸為至詭異不足尙也其在太學論者謂師道尊嚴無愧李文忠公綜理細微則文忠公不及嘗謂朱氏家禮最得崇本敦實之意然儀節略焉乃考諸儒言作家禮儀節使好禮者依之行朱子微言散見傳註語錄學者卒未易求乃采其精切者彚為二十篇作朱子學的 何喬新撰墓銘 十六年加禮部侍郎仍掌國子監事復以西山眞氏大學衍義有資治道而於家國平天下之事缺焉乃采經傳子史切於治國平天下者附以己見凡一百六十卷 賈志 彚輯十年以補眞氏之闕其目凡十有二曰正朝廷其目六曰正百官其目十有一曰固邦本其目十有一曰制國用其目十有一曰明禮樂其目六曰秩祭祀其目七曰敦教化其目十有一曰備規制其目十有六曰慎刑憲其目十有四曰嚴武備其目十有六曰馭邊方其目九曰成功化其目一 瓊臺會藁 而其大要則尤在審察其幾微之先以成天下之務故又首補誠意正心之要曰審幾微自為一卷其目有四曰謹理欲之初分察事幾之萌動防姦萌之漸長炳治亂之幾先著論發明慎獨内省眞切有先儒所未及者蓋其獨得之見也名之曰大學衍義補孝宗嗣位乃表上之上覽之甚嘉批答有曰卿所纂書考據精詳論述該博有裨政治朕甚嘉之 黄通志 賚金幣命所司刊行特進禮部尙書掌詹事府事 明史 濬累疏力辭求致仕不允會修憲廟實錄充副總裁官宏治四年實錄成加太子太保復三疏求致仕不允 黄通志 尋命兼文淵閣大學士參預機務時年七十一矣 明史 八内閣復三疏固辭不允乃奏請擇衍義補中要務行之上見納乃就職務以寛大啟上心忠厚變士習凡人才進退政事廢舉一惟祖宗舊典是循 黄通志 五年上疏數千言請釐革弊政二十二事 疏見藝文 又請訪求遺書上皆嘉納洪武永樂以來凡百司朝覲命吏部都察院考其尤不職者乃黜之不過數十人成化六年大計群吏吏部務以多黜為公方岳以下少有微瑕輒黜之黜者亦不敢訴濬深知其弊言於上曰唐虞三載考績三載黜陟今有居官未半載而黜者人言未必皆實此非唐虞之法亦非祖宗舊制也上深然之會吏部上大小庶官當黜者幾二千人乃勅凡歷官未及三載者俱復其任非有貪暴實跡勿黜蓋用其言也醫官有療疾往來濬家者以失職怨⒕宰王恕奏訐其短或疑出濬意上察其誣待濬益厚七年加少保兼太子太保改户部尙書武英殿大學士以目疾辭不允濬性剛直與大臣論政議所未安必反復辯論言官論事亦必以是非詰之不肯媕婀取悅前後凡十三疏乞歸上皆不允問勞賜賚踵接自筮仕至位極人臣四十餘年自處無異韋布産業僅能卒歲第宅不逾齊民在都城市屋於蘇州巷南規模卑陋僅蔽風雨始終未嘗少拓到今呼為邱閣老巷所得俸禄即充官費絕無贏餘八年卒於官年七十六訃聞天子嗟悼輟朝一日賻寶鈔一萬貫贈特進柱國太傅諡文莊命行人宋愷護喪南歸行裝自欽賜白金綺幣外惟圖書數萬卷而已 黄通志 正德十年巡按御史奏濬起自甲科歷事列聖惓惓以忠君愛國經世宰物為心修職之暇著書垂訓使學者明綱常以端本原酌古準今以成天下之務於世教非小補也 景賢祠疏 因賜額祀於鄉曰景賢以配宋學士蘇軾以風示天下凡近臣文臣生死承恩眷之隆實前此所未有者 黃通志濬弱冠著書謂許衡仕元無能改於其俗必不能行己之道雖不仕可也聞者駭愕 牛志 至修英宗實錄有言于謙之死當以不軌書者濬曰己巳之變微于公社稷危矣事久論定誣不可不白其持正多類此 明史本傳 先生之學以紫陽為宗讀書窮理以究極聖賢之蘊其志以身致太平為己任著書必事事求其可行立朝不干名譽介然以清節自勵家庭孝友鄉黨服其化 會稿後序 嶺南人物自張文獻公有聲於唐余襄公崔清獻公有聲於宋迨公四人焉公晩登政府疾病半之然大學衍義補一書其經濟之才可見矣朱子學的一書其為理學亦可知矣經濟理學兼而有之使得久於位盡行其言相業豈三君子可及哉 何喬新撰墓誌 尹直贊曲江其師東坡其匹世以為知言云 賈志 祀鄉賢 瓊山縣志(清咸豐七年刊本) ,19卷
出身:正統9年舉人 ; 景泰5年二甲第一名進士
履歷:
履歷任期出處
翰林院庶吉士景泰5年-景泰7年明實錄:英宗實錄 ,239卷
翰林院編修景泰7年-成化1年內閣行實 ,7卷 ,491
經筵講官天順8年-成化?年內閣行實 ,7卷 ,492
翰林院侍講成化1年-成化3年明實錄:憲宗實錄 ,19卷
應天府鄉試考試官成化1年明實錄:憲宗實錄 ,19卷
翰林院侍讀成化1年-成化?年明實錄:英宗實錄 ,修纂官
預修英廟實錄成化1年-成化3年殿閣詞林記列傳 ,2卷 ,118
承德郎(明)[不詳]明實錄:英宗實錄 ,1
翰林院侍講學士成化3年-成化5年明實錄:憲宗實錄 ,65卷
殿試讀卷官成化5年明實錄:憲宗實錄 ,65卷
丁母憂成化5年-成化?年瓊州府志(清道光修光緒補刊本) ,33卷
翰林院侍講學士成化10年-成化13年明實錄:憲宗實錄 ,129卷
侍讀學士成化?年-成化?年徐本明史列傳 ,3冊50卷 ,572
翰林院學士成化13年內閣行實 ,7卷 ,492
掌院事成化13年-成化?年國朝列卿紀 ,2冊20卷 ,448
國子監祭酒成化13年-成化16年國朝列卿紀 ,2冊15卷 ,123
考南京鄉試成化?年瓊州府志(清道光修光緒補刊本) ,33卷
考禮部會試成化?年瓊州府志(清道光修光緒補刊本) ,33卷
禮部右侍郎成化16年-成化23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4808
掌國子監事成化16年-成化?年瓊州府志(清道光修光緒補刊本) ,33卷
禮部尚書成化23年-成化?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4808
掌詹事府事成化23年-成化?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4808
憲宗實錄副總裁成化23年-弘治4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4808
資政大夫(明)[不詳]明實錄:憲宗實錄 ,1
殿試讀卷官弘治3年明實錄:孝宗實錄 ,36卷
太子少保弘治4年-皇明泳化類編列傳 ,3冊52卷 ,236
太子太保弘治4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4809
文淵閣大學士(兼)弘治4年-弘治?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4809
參預機務弘治4年-弘治?年瓊山縣志(清咸豐七年刊本) ,29卷
殿試讀卷官弘治6年明實錄:孝宗實錄 ,73卷
少保弘治7年-弘治8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4809
太子太保(兼)弘治7年-弘治8年殿閣詞林記列傳 ,2卷 ,120
戶部尚書弘治7年-弘治8年內閣行實 ,7卷 ,496
武英殿大學士弘治7年-弘治8年內閣行實 ,7卷 ,496
太傅(贈)弘治8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0卷 ,4809
光祿大夫弘治?年-明實錄:孝宗實錄 ,97卷
柱國弘治?年-明實錄:孝宗實錄 ,97卷
特進光祿大夫(贈)弘治8年-殿閣詞林記列傳 ,2卷 ,120
左柱國(贈)弘治8年-殿閣詞林記列傳 ,2卷 ,120
丁母憂成化5年-成化9年內閣行實 ,7卷 ,492
著述:重編瓊臺會稿 24卷 ; 瓊臺類稿 52卷 ; 瓊臺吟稿 ; 瓊臺集 ; 上臺類稿 ; 家禮儀節 8卷 ; 朱子學的 2卷 ; 大學衍義補 160卷 ; 世史正綱 32卷 ; 平定交南錄 1卷 ; 丘文莊公文集 ; 射禮儀節 1卷 ; 錢法纂要 1卷 ; 鹽法考略 1卷 ; 本草格式 ; 瓊臺類稿 ; 野花亭記 ; 桐墩記 ; 瓊山學碑記 ; 重修廂學碑 ; 都御史邢公墓誌銘 ; 揚州進士題名記 ; 宋元通鑑綱目/丘濬等修 ; 寰宇通志/丘濬等修
關連:丘均祿(曾祖); 丘普(祖); 丘傳(父); 金貴(外父); 丘敦(子); 丘崑(子); 丘崙(子); 丘京(子); 丘骗熷田(孫); 丘榮(孫); 丘郊(孫); 丘爾懿(冢孫)
單位:本筆資料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與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共同製作
權威號:011468
CBDB:0033202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