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姓名:(北宋)蘇軾
性別:
朝代:北宋
中曆生卒:景祐3年-建中靖國1年
西曆生卒:1036-1101
異名:
異名出處
(字)子瞻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01
(字)和仲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803
(號)東坡蘇軾年譜 ,1卷 ,2
(號)東坡居士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人傳記資料索引 ,4312
(號)老泉山人蘇軾年譜 ,1卷 ,2
(號)鐵冠道人蘇軾年譜 ,1卷 ,2
(號)玉局老蘇軾年譜 ,1卷 ,2
(號)戒和尚蘇軾年譜 ,1卷 ,2
(號)眉陽居士蘇軾年譜 ,1卷 ,2
(號)雪浪齋蘇軾年譜 ,1卷 ,2
(世稱之)無邪公蘇軾年譜 ,1卷 ,2
(世稱之)仇池翁蘇軾年譜 ,1卷 ,2
(世稱之)毗陵先生蘇軾年譜 ,1卷 ,2
(世稱之)泉南老人蘇軾年譜 ,1卷 ,2
(世稱之)水東老人蘇軾年譜 ,1卷 ,2
(世稱之)東坡道人蘇軾年譜 ,1卷 ,2
(世稱之)蘇仙蘇軾年譜 ,1卷 ,2
(世稱之)坡仙蘇軾年譜 ,1卷 ,2
(諡)文忠蘇軾年譜 ,1卷 ,2
(漢語拼音)Su Shi 
籍貫:成都府路-眉州-眉山縣 (今名:四川省眉山市(103.848538,30.07544))
傳略:
引文出處
蘇軾(1036-1101),字子瞻,號東坡居士,眉山人,洵長子。博通經史,隨父來京師,受知於歐陽修,嘉祐二年試禮部第二,遂中進士,再中六年制科優等,除大理評事,簽書鳳翔府判官。召試直史館,丁父憂,服除,攝開府封推官。熙寧中王安石創行新法,軾上書論其不便,安石怒,使御史謝景溫論奏其過,窮治無所得,軾遂請外,通判杭州,再徙知湖州,言者摭其詩語以為訕謗,逮赴臺獄,欲寘之死,鍛鍊久不決,以黃州團練副使安置,移汝州。哲宗即位,起知登州,召為起居舍人,遷中書舍人,拜翰林學士兼侍讀,尋以龍圖閣學士知杭州。召為翰林承旨,歷端明殿翰林侍讀兩學士,出知惠州。紹聖中,累貶瓊州別駕。赦還,提舉玉局觀,復朝奉郎。建中靖國元年七月卒,年六十六,諡文忠。軾師父洵為文,既而得之於天,嘗自謂作文如行雲流水,初無定質,其體涵渾光芒,雄視百代。有《易傳》、《書傳》、《論語說》、《仇池筆記》、《東坡志林》、《東坡七集》、《東坡詞》等凡數百卷。又善書,兼工繪事。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人傳記資料索引 ,4312-4313
蘇軾(1037-1101),宋眉州眉山人,字子瞻,一字和仲,號東坡居士。蘇洵子。仁宗嘉祐二年進士。再中制科。為鳳翔府簽書判官,召試得直史館,攝開封府推官。神宗熙寧中上書論王安石新法之不便,出為杭州通判。徙知密、徐、湖三州。元豐中,因詩托諷,逮赴臺獄,後以黃州團練副使安置。哲宗即位,起知登州,累官中書舍人、翰林學士兼侍讀。以龍圖閣學士知杭州,會大旱,飢疾並作,軾請免上供米,又減價糶常平米,存活甚眾。杭近海,民患地泉鹹苦,軾倡浚河通漕,又沿西湖東西三十里修長堤,民德之。元祐六年,召為翰林承旨,尋因讒出知潁州,徙揚州。後以端明殿翰林侍讀兩學士出知定州,後貶惠州。紹聖中累貶瓊州別駕,居昌化。徽宗立,元符三年赦還,提舉玉局觀,復朝奉郎。尋病逝常州。諡文忠。所作詩文清新暢達,作詞豪放,開拓內容,突破綺靡詞風,工書善畫。有《東坡七集》、《東坡志林》、《東坡樂府》、《仇池筆記》、《論語說》等。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803-804
蘇軾字子瞻,眉州眉山人。生十年,父洵游學四方,母程氏親授以書,聞古今成敗,輒能語其要。程氏讀東漢范滂傳,慨然太息,軾請曰:「軾若為滂,母許之否乎?」程氏曰:「汝能為滂,吾顧不能為滂母邪?」比冠,博通經史,屬文日數千言,好賈誼、陸贄書。既而讀莊子,歎曰:「吾昔有見,口未能言,今見是書,得吾心矣。」嘉祐二年,試禮部。方時文磔裂詭異之弊勝,主司歐陽脩思有以救之,得軾刑賞忠厚論,驚喜,欲擢冠多士,猶疑其客曾鞏所為,但置第二;復以春秋對義居第一,殿試中乙科。後以書見脩,脩語梅聖俞曰:「吾當避此人出一頭地。」聞者始譁不厭,久乃信服。丁母憂。五年,調福昌主簿。歐陽脩以才識兼茂,薦之祕閣。試六論,舊不起草,以故文多不工。軾始具草,文義粲然。復對制策,入三等。自宋初以來,制策入三等,惟吳育與軾而已。除大理評事、簽書鳳翔府判官。關中自元昊叛,民貧役重,岐下歲輸南山木栰,自渭入河,經砥柱之險,衙吏踵破家。軾訪其利害,為修衙規,使自擇水工以時進止,自是害減半。治平二年,入判登聞鼓院。英宗自藩邸聞其名,欲以唐故事召入翰林,知制誥。宰相韓琦曰:「軾之才,遠大器也,他日自當為天下用。要在朝廷培養之,使天下之士莫不畏慕降伏,皆欲朝廷進用,然後取而用之,則人人無復異辭矣。今驟用之,則天下之士未必以為然,適足以累之也。」英宗曰:「且與修注如何?」琦曰:「記注與制誥為隣,未可遽授。不若於館閣中近上帖職與之,且請召試。」英宗曰:「試之未知其能否,如軾有不能邪?」琦猶不可,及試二論,復入三等,得直史館。軾聞琦語,曰:「公可謂愛人以德矣。」會洵卒,賻以金帛,辭之,求贈一官,於是贈光祿丞。洵將終,以兄太白早亡,子孫未立,妹嫁杜氏,卒未葬,屬軾。軾既除喪,即葬姑。後官可蔭,推與太白曾孫彭。熙寧二年,還朝。王安石執政,素惡其議論異己,以判官告院。四年,安石欲變科舉、興學校,詔兩制、三館議。軾上議曰:得人之道,在於知人;知人之法,在於責實。使君相有知人之明,朝廷有責實之政,則胥史皂隸未嘗無人,而況於學校貢舉乎?雖因今之法,臣以為有餘。使君相不知人,朝廷不責實,則公卿侍從常患無人,而況學校貢舉乎?雖復古之制,臣以為不足。夫時有可否,物有廢興,方其所安,雖暴君不能廢,及其既厭,雖聖人不能復。故風俗之變,法制隨之,譬如江河之徙移,彊而復之,則難為力。
慶曆固嘗立學矣,至于今日,惟有空名僅存。今將變今之禮,易今之俗,又當發民力以治官室,斂民財以食游士。百里之內,置官立師,獄訟聽于是,軍旅謀于是,又簡不率教者屏之遠方,則無乃徒為紛亂,以患苦天下邪?若乃無大更革,而望有益於時,則與慶曆之際何異?故臣謂今之學校,特可因仍舊制,使先王之舊物,不廢於吾世足矣。至於貢舉之法,行之百年,治亂盛衰,初不由此。陛下視祖宗之世,貢舉之法,與今為孰精?言語文章,與今為孰優?所得人才,與今為孰多?天下之事,與今為孰辦?較此四者之長短,其議決矣。
今所欲變改不過數端:或曰鄉舉德行而略文詞,或曰專取策論而罷詩賦,或欲兼采譽望而罷封彌,或欲經生不帖墨而考大義,此皆知其一,不知其二者也。願陛下留意於遠者、大者,區區之法何預焉。臣又切有私憂過計者。夫性命之說,自子貢不得聞,而今之學者,恥不言性命,讀其文,浩然無當而不可窮;觀其貌,超然無著而不可挹,此豈真能然哉!蓋中人之性,安於放而樂於誕耳。陛下亦安用之?議上,神宗悟曰:「吾固疑此,得軾議,意釋然矣。」即日召見,問:「方今政令得失安在?雖朕過失,指陳可也。」對曰:「陛下生知之性,天縱文武,不患不明,不患不勤,不患不斷,但患求治太急,聽言太廣,進人太銳。願鎮以安靜,待物之來,然後應之。」神宗悚然曰:「卿三言,朕當熟思之。凡在館閣,皆當為朕深思治亂,無有所隱。」軾退,言於同列。安石不悅,命權開封府推官,將困之以事。軾決斷精敏,聲聞益遠。會上元敕府市浙燈,且令損價。軾疏言:「陛下豈以燈為悅?此不過以奉二宮之歡耳。然百姓不可戶曉,皆謂以耳目不急之玩,奪其口體必用之資。此事至小,體則甚大,願追還前命。」即詔罷之。時安石創行新法,軾上書論其不便,曰:
臣之所欲言者,三言而已。願陛下結人心,厚風俗,存紀綱。人主之所恃者人心而已,如木之有根,燈之有膏,魚之有水,農夫之有田,商賈之有財。失之則亡,此理之必然也。自古及今,未有和易同眾而不安,剛果自用而不危者。陛下亦知人心之不悅矣。祖宗以來,治財用者不過三司。今陛下不以財用付三司,無故又創制置三司條例一司,使六七少年,日夜講求於內,使者四十餘輩,分行營幹於外。夫制置三司條例司,求利之名也;六七少年與使者四十餘輩,求利之器也。造端宏大,民實驚疑;創法新奇,吏皆惶惑。以萬乘之主而言利,以天子之宰而治財,論說百端,喧傳萬口,然而莫之顧者,徒曰:「我無其事,何恤於人言。」操罔罟而入江湖,語人曰「我非漁也」,不如捐罔罟而人自信。驅鷹犬而赴林藪,語人曰「我非獵也」,不如放鷹犬而獸自馴。故臣以為欲消讒慝而召和氣,則莫若罷條例司。
今君臣宵旰,幾一年矣,而富國之功,茫如捕風,徒聞內帑出數百萬緡,祠部度五千餘人耳。以此為術,其誰不能?而所行之事,道路皆知其難。汴水濁流,自生民以來,不以種稻。今欲陂而清之,萬頃之稻,必用千頃之陂,一歲一淤,三歲而滿矣。陛下遂信其說,即使相視地形,所在鑿空,訪尋水利,妄庸輕剽,率意爭言。官司雖知其疏,不敢便行抑退,追集老少,相視可否。若非灼然難行,必須且為興役。官吏苟且順從,真謂陛下有意興作,上靡帑廩,下奪農時。隄防一開,水失故道,雖食議者之肉,何補於民!臣不知朝廷何苦而為此哉?
自古役人,必用鄉戶。今者徒聞江、浙之間,數郡顧役,而欲措之天下。單丁、女戶,蓋天民之窮者也,而陛下首欲役之,富有四海,忍不加恤!自楊炎為兩稅,租調與庸既兼之矣,奈何復欲取庸?萬一後世不幸有聚斂之臣,庸錢不除,差役仍舊,推所從來,則必有任其咎者矣。青苗放錢,自昔有禁。今陛下始立成法,每歲常行。雖云不許抑配,而數世之後,暴君汙吏,陛下能保之與?計願請之戶,必皆孤貧不濟之人,鞭撻已急,則繼之逃亡,不還,則均及鄰保,勢有必至,異日天下恨之,國史記之,曰「青苗錢自陛下始」,豈不惜哉!且常平之法,可謂至矣。今欲變為青苗,壞彼成此,所喪逾多,虧官害民,雖悔何及!
昔漢武帝以財力匱竭,用賈人桑羊之說,買賤賣貴,謂之均輸。于時商賈不行,盜賊滋熾,幾至於亂。孝昭既立,霍光順民所欲而予之,天下歸心,遂以無事。不意今日此論復興。立法之初,其費已厚,縱使薄有所獲,而征商之額,所損必多。譬之有人為其主畜牧,以一牛易五羊。一牛之失,則隱而不言;五羊之獲,則指為勞績。今壞常平而言青苗之功,虧商稅而取均輸之利,何以異此?臣竊以為過矣。議者必謂:「民可與樂成,難與慮始。」故陛下堅執不顧,期於必行。此乃戰國貪功之人,行險僥倖之說,未及樂成,而怨已起矣。臣之所願陛下結人心者,此也。
國家之所以存亡者,在道德之淺深,不在乎強與弱;曆數之所以長短者,在風俗之薄厚,不在乎富與貧。人主知此,則知所輕重矣。故臣願陛下務崇道德而厚風俗,不願陛下急於有功而貪富強。愛惜風俗,如護元氣。聖人非不知深刻之法可以齊眾,勇悍之夫可以集事,忠厚近於迂闊,老成初若遲鈍。然終不肯以彼易此者,知其所得小,而所喪大也。仁祖持法至寬,用人有敘,專務掩覆過失,未嘗輕改舊章。考其成功,則曰未至。以言乎用兵,則十出而九敗;以言乎府庫,則僅足而無餘。徒以德澤在人,風俗知義,故升遐之日,天下歸仁焉。議者見其末年吏多因循,事不振舉,乃欲矯之以苛察,齊之以智能,招來新進勇銳之人,以圖一切速成之效。未享其利,澆風已成。多開驟進之門,使有意外之得,公卿侍從跬步可圖,俾常調之人舉生非望,欲望風俗之厚,豈可得哉?近歲樸拙之人愈少,巧進之士益多。惟陛下哀之救之,以簡易為法,以清淨為心,而民德歸厚。臣之所願陛下厚風俗者,此也。
祖宗委任臺諫,未嘗罪一言者。縱有薄責,旋即超升,許以風聞,而無官長。言及乘輿,則天子改容;事關廊廟,則宰相待罪。臺諫固未必皆賢,所言亦未必皆是。然須養其銳氣,而借之重權者,豈徒然哉?將以折姦臣之萌也。今法令嚴密,朝廷清明,所謂姦臣,萬無此理。然養猫以去鼠,不可以無鼠而養不捕之猫;畜狗以防盜,不可以無盜而畜不吠之狗。陛下得不上念祖宗設此官之意,下為子孫萬世之防[一]下為子孫萬世之防 蘇軾東坡七集奏議集卷一上皇帝書作「下為子孫立萬一之防」。?臣聞長老之談,皆謂臺諫所言,常隨天下公議。公議所與,臺諫亦與之;公議所擊,臺諫亦擊之。今者物論沸騰,怨讟交至,公議所在,亦知之矣。臣恐自茲以往,習慣成風,盡為執政私人,以致人主孤立,紀綱一廢,何事不生!臣之所願陛下存紀綱者,此也。軾見安石贊神宗以獨斷專任,因試進士發策,以「晉武平吳以獨斷而克,苻堅伐晉以獨斷而亡,齊桓專任管仲而霸,燕噲專任子之而敗,事同而功異」為問。安石滋怒,使御史謝景溫論奏其過,窮治無所得,軾遂請外,通判杭州。高麗入貢,使者發幣於官吏,書稱甲子。軾却之曰:「高麗於本朝稱臣,而不稟正朔,吾安敢受!」使者易書稱熙寧,然後受之。時新政日下,軾於其間,每因法以便民,民賴以安。徙知密州。司農行手實法,不時施行者以違制論。軾謂提舉官曰:「違制之坐,若自朝廷,誰敢不從?今出於司農,是擅造律也。」提舉官驚曰:「公姑徐之。」未幾,朝廷知法害民,罷之。有盜竊發,安撫司遣三班使臣領悍卒來捕,卒凶暴恣行,至以禁物誣民,入其家爭鬥殺人,且畏罪驚潰,將為亂。民奔訴軾,軾投其書不視,曰:「必不至此。」散卒聞之,少安,徐使人招出戮之。徙知徐州。河決曹村,泛于梁山泊,溢于南清河,匯于城下,漲不時洩,城將敗,富民爭出避水。軾曰:「富民出,民皆動搖,吾誰與守?吾在是,水決不能敗城。」驅使復入。軾詣武衞營,呼卒長曰:「河將害城,事急矣,雖禁軍且為我盡力。」卒長曰:「太守猶不避塗潦,吾儕小人,當效命。」率其徒持畚鍤以出,築東南長堤,首起戲馬臺,尾屬于城。雨日夜不止,城不沈者三版。軾廬於其上,過家不入,使官吏分堵以守,卒全其城。復請調來歲夫增築故城,為木岸,以虞水之再至。朝廷從之。徙知湖州,上表以謝。又以事不便民者不敢言,以詩託諷,庶有補於國。御史李定、舒亶、何正臣[二]何正臣 原作「何正言」。本書卷三二九何正臣傳說:「為御史裏行,遂與李定、舒亶論蘇軾 。」可見和李、舒同論 蘇軾的當是何正臣。孔平仲孔氏談苑卷一也作何正臣。據改。摭其表語,並媒糵所為詩以為訕謗,逮赴臺獄,欲置之死,鍛鍊久之不決。神宗獨憐之,以黃州團練副使安置。軾與田父野老,相從溪山間,築室於東坡,自號「東坡居士」。三年,神宗數有意復用,輒為當路者沮之。神宗嘗語宰相王珪、蔡確曰:「國史至重,可命蘇軾 成之。」珪有難色。神宗曰:「軾不可,姑用曾鞏。」鞏進太祖總論,神宗意不允,遂手扎移軾汝州,有曰:「 蘇軾黜居思咎,閱歲滋深,人材實難,不忍終棄。」軾未至汝,上書自言飢寒,有田在常,願得居之。朝奏,夕報可。道過金陵,見王安石,曰:「大兵大獄,漢、唐滅亡之兆。祖宗以仁厚治天下,正欲革此。今西方用兵,連年不解,東南數起大獄,公獨無一言以救之乎?」安石曰:「二事皆惠卿啟之,安石在外,安敢言?」軾曰:「在朝則言,在外則不言,事君之常禮耳。上所以待公者非常禮,公所以待上者,豈可以常禮乎?」安石厲聲曰:「安石須說。」又曰:「出在安石口,入在子瞻耳。」又曰:「人須是知行一不義,殺一不辜,得天下弗為,乃可。」軾戲曰:「今之君子,爭減半年磨勘,雖殺人亦為之。」安石笑而不言。至常,神宗崩,哲宗立,復朝奉郎、知登州,召為禮部郎中。軾舊善司馬光、章惇。時光為門下侍郎,惇知樞密院,二人不相合,惇每以謔侮困光,光苦之。軾謂惇曰:「司馬君實時望甚重。昔許靖以虛名無實,見鄙於蜀先主,法正曰:『靖之浮譽,播流四海,若不加禮,必以賤賢為累。』先主納之,乃以靖為司徒。許靖且不可慢,況君實乎?」惇以為然,光賴以少安。遷起居舍人。軾起於憂患,不欲驟履要地,辭於宰相蔡確。確曰:「公徊翔久矣,朝中無出公右者。」軾曰:「昔林希同在館中,年且長。」確曰:「希固當先公耶?」卒不許。元祐元年,軾以七品服入侍延和,即賜銀緋,遷中書舍人。初,祖宗時,差役行久生弊,編戶充役者不習其役,又虐使之,多致破產,狹鄉民至有終歲不得息者。王安石相神宗,改為免役,使戶差高下出錢雇役,行法者過取,以為民病。司馬光為相,知免役之害,不知其利,欲復差役,差官置局,軾與其選。軾曰:「差役、免役,各有利害。免役之害,掊斂民財,十室九空,斂聚於上而下有錢荒之患。差役之害,民常在官,不得專力於農,而貪吏猾胥得緣為姦。此二害輕重,蓋略等矣。」光曰:「於君何如?」軾曰:「法相因則事易成,事有漸則民不驚。三代之法,兵農為一,至秦始分為二,及唐中葉,盡變府兵為長征之卒。自爾以來,民不知兵,兵不知農,農出穀帛以養兵,兵出性命以衞農,天下便之。雖聖人復起,不能易也。今免役之法,實大類此。公欲驟罷免役而行差役,正如罷長征而復民兵,蓋未易也。」光不以為然。軾又陳於政事堂,光忿然。軾曰:「昔韓魏公刺陝西義勇,公為諫官,爭之甚力,韓公不樂,公亦不顧。軾昔聞公道其詳,豈今日作相,不許軾盡言耶?」光笑之。尋除翰林學士。二年,兼侍讀。每進讀至治亂興衰、邪正得失之際,未嘗不反覆開導,覬有所啟悟。哲宗雖恭默不言,輒首肯之。嘗讀祖宗寶訓,因及時事,軾歷言:「今賞罰不明,善惡無所勸沮;又黃河勢方北流,而彊之使東;夏人入鎮戎,殺掠數萬人,帥臣不以聞。每事如此,恐寖成衰亂之漸。」軾嘗鎖宿禁中,召入對便殿,宣仁后問曰:「卿前年為何官?」曰:「臣為常州團練副使。」曰:「今為何官?」曰:「臣今待罪翰林學士。」曰:「何以遽至此?」曰:「遭遇太皇太后、皇帝陛下。」曰:「非也。」曰:「豈大臣論薦乎?」曰:「亦非也。」軾驚曰:「臣雖無狀,不敢自他途以進。」曰:「此先帝意也。先帝每誦卿文章,必嘆曰『奇才,奇才!』但未及進用卿耳。」軾不覺哭失聲,宣仁后與哲宗亦泣,左右皆感涕。已而命坐賜茶,徹御前金蓮燭送歸院。三年,權知禮部貢舉。會大雪苦寒,士坐庭中,噤未能言。軾寬其禁約,使得盡技。巡鋪內侍每摧辱舉子,且持曖昧單詞,誣以為罪,軾盡奏逐之。四年,積以論事,為當軸者所恨。軾恐不見容,請外拜龍圖閣學士、知杭州。未行,諫官言前相蔡確知安州,作詩借郝處俊事以譏太皇太后。大臣議遷之嶺南。軾密疏:「朝廷若薄確之罪,則於皇帝孝治為不足;若深罪確,則於太皇太后仁政為小累。謂宜皇帝敕置獄逮治,太皇太后出手詔赦之,則於仁孝兩得矣。」宣仁后心善軾言而不能用。軾出郊,用前執政恩例,遣內侍賜龍茶、銀合,慰勞甚厚。既至杭,大旱,饑疫並作。軾請於朝,免本路上供米三之一,復得賜度僧牒,易米以救飢者。明年春,又減價糶常平米,多作饘粥藥劑,遣使挾醫分坊治病,活者甚眾。軾曰:「杭,水陸之會,疫死比他處常多。」乃裒羨緡得二千,復發槖中黃金五十兩,以作病坊,稍畜錢糧待之。杭本近海,地泉鹹苦,居民稀少。唐刺史李泌始引西湖水作六井,民足於水。白居易又浚西湖水入漕河,自河入田,所溉至千頃,民以殷富。湖水多葑,自唐及錢氏,歲輒浚治,宋興,廢之,葑積為田,水無幾矣。漕河失利,取給江潮,舟行市中,潮又多淤,三年一淘,為民大患,六井亦幾於廢。軾見茅山一河專受江潮,鹽橋一河專受湖水,遂浚二河以通漕。復造堰牐,以為湖水畜洩之限,江潮不復入市。以餘力復完六井,又取葑田積湖中,南北徑三十里,為長堤以通行者。吳人種菱,春輒芟除,不遺寸草。且募人種菱湖中,葑不復生。收其利以備修湖,取救荒餘錢萬緡、糧萬石,及請得百僧度牒以募役者。堤成,植芙蓉、楊柳其上,望之如畫圖,杭人名為蘇公堤。杭僧淨源,舊居海濱,與舶客交通,舶至高麗,交譽之。元豐末,其王子義天來朝,因往拜焉。至是,淨源死,其徒竊持其像,附舶往告。義天亦使其徒來祭,因持其國母二金塔,云祝兩宮壽。軾不納,奏之曰:「高麗久不入貢,失賜予厚利,意欲求朝,未測吾所以待之厚薄,故因祭亡僧而行祝壽之禮。若受而不答,將生怨心;受而厚賜之,正墮其計。今宜勿與知,從州郡自以理却之。彼庸僧猾商,為國生事,漸不可長,宜痛加懲創。」朝廷皆從之。未幾,貢使果至,舊例使所至吳越七州,費二萬四千餘緡。軾乃令諸州量事裁損,民獲交易之利,無復侵撓之害矣。浙江潮自海門東來,勢如雷霆,而浮山峙於江中,與漁浦諸山犬牙相錯,洄洑激射,歲敗公私船不可勝計。軾議自浙江上流地名石門,並山而東,鑿為漕河,引浙江及谿谷諸水二十餘里以達于江。又並山為岸,不能十里以達龍山大慈浦,自浦北折抵小嶺,鑿嶺六十五丈以達嶺東古河,浚古河數里達于龍山漕河,以避浮山之險,人以為便。奏聞,有惡軾者,力沮之,功以故不成。軾復言:「三吳之水,瀦為太湖,太湖之水,溢為松江以入海。海日兩潮,潮濁而江清,潮水常欲淤塞江路,而江水清駛,隨輒滌去,海口常通,則吳中少水患。昔蘇州以東,公私船皆以篙行,無陸挽者。自慶曆以來,松江大築挽路,建長橋以扼塞江路,故今三吳多水,欲鑿挽路、為千橋,以迅江勢。」亦不果用,人皆以為恨。軾二十年間再蒞杭,有德於民,家有畫像,飲食必祝。又作生祠以報。六年,召為吏部尚書,未至。以弟轍除右丞,改翰林承旨。轍辭右丞,欲與兄同備從官,不聽。軾在翰林數月,復以讒請外,乃以龍圖閣學士出知潁州。先是,開封諸縣多水患,吏不究本末,決其陂澤,注之惠民河,河不能勝,致陳亦多水。又將鑿鄧艾溝與潁河並,且鑿黃堆欲注之於淮。軾始至潁,遣吏以水平準之,淮之漲水高於新溝幾一丈,若鑿黃堆,淮水顧流潁地為患。軾言於朝,從之。郡有宿賊尹遇等,數劫殺人,又殺捕盜吏兵。朝廷以名捕不獲,被殺家復懼其害,匿不敢言。軾召汝陰尉李直方曰:「君能禽此,當力言於朝,乞行優賞;不獲,亦以不職奏免君矣。」直方有母且老,與母訣而後行。乃緝知盜所,分捕其黨與,手戟刺遇,獲之。朝廷以小不應格,推賞不及。軾請以己之年勞,當改朝散郎階,為直方賞,不從。其後吏部為軾當遷,以符會其考,軾謂已許直方,又不報。 七年,徙揚州。舊發運司主東南漕法,聽操舟者私載物貨,征商不得留難。故操舟者輒富厚,以官舟為家,補其弊漏,且周船夫之乏,故所載率皆速達無虞。近歲一切禁而不許,故舟弊人困,多盜所載以濟飢寒,公私皆病。軾請復舊,從之。未閱歲,以兵部尚書召兼侍讀。是歲,哲宗親祀南郊,軾為鹵簿使,導駕入太廟。有赭繖犢車并青蓋犢車十餘爭道,不避儀仗。軾使御營巡檢使問之,乃皇后及大長公主。時御史中丞李之純為儀仗使,軾曰:「中丞職當肅政,不可不以聞之。」純不敢言,軾於車中奏之。哲宗遣使齎疏馳白太皇太后,明日,詔整肅儀衞,自皇后而下皆毋得迎謁。尋遷禮部兼端明殿、翰林侍讀兩學士,為禮部尚書。高麗遣使請書,朝廷以故事盡許之。軾曰:「漢東平王請諸子及太史公書,猶不肯予。今高麗所請,有甚於此,其可予乎?」不聽。八年,宣仁后崩,哲宗親政。軾乞補外,以兩學士出知定州。時國是將變,軾不得入辭。既行,上書言:「天下治亂,出於下情之通塞。至治之極,小民皆能自通;迨於大亂,雖近臣不能自達。陛下臨御九年,除執政、臺諫外,未嘗與羣臣接。今聽政之初,當以通下情、除壅蔽為急務。臣日侍帷幄,方當戍邊,顧不得一見而行,況疏遠小臣欲求自通,難矣然臣不敢以不得對之故,不效愚忠。古之聖人將有為也,必先處晦而觀明,處靜而觀動,則萬物之情,畢陳于前。陛下聖智絕人,春秋鼎盛。臣願虛心循理,一切未有所為,默觀庶事之利害,與羣臣之邪正。以三年為期,俟得其實,然後應物而作。使既作之後,天下無恨,陛下亦無悔。由此觀之,陛下之有為,惟憂太蚤,不患稍遲,亦已明矣。臣恐急進好利之臣,輒勸陛下輕有改變,故進此說,敢望陛下留神,社稷宗廟之福,天下幸甚。」定州軍政壞弛,諸衞卒驕惰不教,軍校蠶食其廩賜,前守不敢誰何。軾取貪汙者配隸遠惡,繕修營房,禁止飲博,軍中衣食稍足,乃部勒戰法,眾皆畏伏。然諸校業業不安,有卒史以贓訴其長,軾曰:「此事吾自治則可,聽汝告,軍中亂矣。」立決配之,眾乃定。會春大閱,將吏久廢上下之分,軾命舉舊典,帥常服出帳中,將吏戎服執事。副總管王光祖自謂老將,恥之,稱疾不至。軾召書吏使為奏,光祖懼而出,訖事,無一慢者。定人言:「自韓琦去後,不見此禮至今矣。」契丹久和,邊兵不可用,惟沿邊弓箭社與寇為隣,以戰射自衞,猶號精銳。故相龐籍守邊,因俗立法。歲久法弛,又為保甲所撓。軾奏免保甲及兩稅折變科配,不報紹聖初,御史論軾掌內外制日,所作詞命,以為譏斥先朝。遂以本官知英州,尋降一官,未至,貶寧遠軍節度副使,惠州安置。居三年,泊然無所蔕芥,人無賢愚,皆得其歡心。又貶瓊州別駕,居昌化。昌化,故儋耳地,非人所居,藥餌皆無有。初僦官屋以居,有司猶謂不可,軾遂買地築室,儋人運甓畚土以助之。獨與幼子過處,著書以為樂,時時從其父老游,若將終身。徽宗立,移廉州,改舒州團練副使,徙永州。更三大赦,遂提舉玉局觀,復朝奉郎。軾自元祐以來,未嘗以歲課乞遷,故官止於此。建中靖國元年,卒于常州,年六十六。軾與弟轍,師父洵為文,既而得之於天。嘗自謂:「作文如行雲流水,初無定質,但常行於所當行,止於所不可不止。」雖嬉笑怒罵之辭,皆可書而誦之。其體渾涵光芒,雄視百代,有文章以來,蓋亦鮮矣。洵晚讀易,作易傳未究,命軾述其志。軾成易傳,復作論語說;後居海南,作書傳;又有東坡集四十卷、後集二十卷、奏議十五卷、內制十卷、外制三卷、和陶詩四卷。一時文人如黃庭堅、晁補之、秦觀、張耒、陳師道,舉世未之識,軾待之如朋儔,未嘗以師資自予也。自為舉子至出入侍從,必以愛君為本,忠規讜論,挺挺大節,羣臣無出其右。但為小人忌惡擠排,不使安於朝廷之上。高宗即位,贈資政殿學士,以其孫符為禮部尚書。又以其文寘左右,讀之終日忘倦,謂為文章之宗,親製集贊,賜其曾孫嶠。遂崇贈太師,謚文忠。軾三子:邁、迨、過,俱善為文。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01-10817
出身:嘉祐2年進士 ; 制科第三等
專長:經學;史學;詩;詞;書法;繪畫
履歷:
履歷任期出處
河南府福昌縣主簿(不赴)嘉祐5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02
大理評事嘉祐6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02
簽書鳳翔府節度判官廳公事嘉祐6年-治平1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02
鳳翔府學教授(兼)嘉祐7年-?蘇軾年譜 ,5卷 ,108
判登聞鼓院治平2年-治平4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02
直史館治平3年-治平4年蘇軾年譜 ,6卷 ,142
[丁父憂]治平4年-熙寧2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02
殿中丞熙寧2年-熙寧4年蘇軾年譜 ,8卷 ,158
直史館授官告院熙寧2年-?蘇軾年譜 ,8卷 ,158
判尚書祠部(兼)熙寧2年蘇軾年譜 ,8卷 ,158
尚書祠部員外郎(兼)熙寧2年-熙寧?年蘇軾年譜 ,8卷 ,159
出知涇州熙寧2年-熙寧?年蘇軾年譜 ,8卷 ,159
國子監舉人考試官熙寧2年蘇軾年譜 ,8卷 ,164
權開封府推官熙寧2年-熙寧4年蘇軾年譜 ,8卷 ,166
太常博士熙寧4年蘇軾年譜 ,10卷 ,195
杭州通判熙寧4年-熙寧7年蘇軾年譜 ,10卷 ,214
知密州熙寧7年-熙寧9年蘇軾年譜 ,13卷 ,284
尚書祠部員外郎熙寧9年-?蘇軾年譜 ,15卷 ,327
知河中府熙寧9年-熙寧10年蘇軾年譜 ,15卷 ,338
發濰州熙寧10年蘇軾年譜 ,16卷 ,346
知徐州熙寧10年-元豐1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08
知湖州元豐1年-元豐2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09
黃州團練副使元豐2年-元豐7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09
汝州團練副使元豐7年-元豐8年蘇軾年譜 ,23卷 ,596
朝奉郎元豐8年-紹聖1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0
知登州元豐8年-元祐1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0
禮部郎中(署)元豐8年-元祐1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0
起居舍人元豐8年-元祐1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0
中書舍人元祐1年蘇軾年譜 ,25卷 ,711
翰林學士元祐1年-元祐4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1
翰林侍讀(兼)元祐2年-元祐4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1
龍圖閣學士元祐4年-元祐?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2
知杭州元祐4年-元祐6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2
翰林承旨元祐6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4
知潁州元祐6年-元祐7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4
知揚州元祐7年蘇軾年譜 ,31卷 ,1022
兵部尚書元祐7年-元祐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5
翰林院侍讀(兼)元祐7年-紹聖?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5
知英州紹聖1年蘇軾年譜 ,1142
左承議郎紹聖1年-紹聖?年蘇軾年譜 ,1143
寧遠軍節度副使惠州安置紹聖1年-紹聖4年蘇軾年譜 ,1178
瓊州別駕昌化軍安置告命紹聖4年-建中靖國1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5
移廉州建中靖國1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7
舒州團練副使建中靖國1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7
徙永州建中靖國1年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宋史.列傳 ,338卷 ,10817
資政殿學士(贈)紹興1年-蘇軾年譜 ,1439
著述:三希堂蘇長公法書帖 ; 三蘇先生文粹 70卷 ; 三蘇先生文集 53卷殘存 ; 三蘇策論 12卷 ; 仇池筆記 1卷 ; 仇池筆記 2卷 ; 修攘通考 6卷 ; 問答錄 1卷 ; 坡仙集 16卷 ; 乳母任採蓮墓誌 ; 太師溫國文正公司馬光神道碑 ; 天和寺詩 ; 定慧寺歸去來兮辭 ; 宣州雙塔寺經幢 ; 寶成院賞牡丹詩 ; 巴縣蘇東坡帖 ; 念奴嬌(赤壁懷古)詞 ; 拓蘇書豐樂亭記 ; 拓西樓蘇帖 10卷 ; 昆陽城賦 ; 春日七絕詩 ; 東坡書醉翁亭記并吳寬等題記 ; 東坡留題詩 ; 次韻伯固遊蜀送叔師奉使嶺表詩 ; 洋州園池詩中山松醪賦陽羨帖 ; 海市詩并引 ; 祭石守道詩二首 ; 穎州西湖月夜泛舟聽琴詩 ; 蘇子瞻畫竹題記 ; 蘇文忠公居儋錄 5卷 ; 蘇東坡和歐陽修永叔平山堂詞 ; 蘇東坡書滿庭芳詞 ; 蘇東坡書雪浪齋三大字 ; 蘇東坡當題七言絕句二詩 ; 蘇東坡重遊南山詩 ; 蘇軾書唐韓愈柳州羅池廟碑辭 ; 蘇軾書思無邪齋四大字 ; 蘇軾書默化堂三大字 ; 蘇軾治平帖 1卷 ; 蘇軾獨游南山懷子由詩 ; 蘇軾贈李方叔賜馬卷 ; 蘇軾都昌縣詩 ; 蘇軾黃茅岡詩并題名 ; 表忠觀碑 ; 贈本覺寺文長老詩 ; 超然臺記 ; 遊天和寺題詩 ; 醉白堂記 ; 阿育王寺宸奎閣碑 ; 雪夜書北臺壁詩 ; 雪浪石盆銘 ; 靈峰山蘇東坡題詩 ; 黃樓賦 ; 齊州長清縣真相院釋迦舍利塔銘 ; 搨蘇東坡小楷二種 ; 雩泉記 ; 廣成子 1卷 注 ; 廣成子解 1卷 纂 ; 廣成子解 1卷 解 ; 廣成子解 1卷 ; 志林 1卷 ; 東坡七集 110卷 ; 東坡先生和陶淵明詩 4卷 ; 東坡先生奏議 2卷殘存 ; 東坡先生志林 12卷 ; 東坡先生志林集 1卷 ; 東坡先生詩集註 32卷 ; 東坡內制集 10卷 ; 東坡外制集 3卷 ; 東坡奏議 15卷 ; 東坡居士艾子雜說 1卷 ; 東坡後集 20卷 ; 東坡志林 5卷 ; 東坡志林 12卷 ; 東坡應詔集 10卷 ; 東坡應誥集 10卷 ; 東坡手澤 ; 東坡書傳 20卷 ; 東坡樂府 3卷 ; 東坡樂府 2卷, 補遺1卷, 校記1卷 ; 東坡樂府 1卷殘存 ; 東坡樂府箋 3卷 ; 東坡續集 12卷 ; 東坡詞 1卷 ; 東坡詩註 32卷 ; 東坡詩話 1卷 ; 東坡詩話補遺 1卷 ; 東坡集 84卷 ; 東坡集 40卷 ; 東坡題跋 6卷 ; 格物麤談 2卷 ; 漁樵閒話 1卷 ; 漁樵閒話錄 1卷 ; 物類相感志 1卷 ; 經進東坡文集事略 60卷 ; 艾子雜說 卷 ; 蘇文忠公全集 110卷 ; 蘇文忠公詩集 50卷,目錄2卷 ; 蘇文忠公集 112卷 ; 蘇文忠詩合註 50卷,目錄2卷 ; 蘇東坡先生禪喜集 9卷 ; 蘇東坡全集 ; 蘇氏易傳 9卷 ; 蘇氏易解 8卷 ; 蘇沈內翰良方 10卷 ; 蘇沈良方 8卷 ; 蘇沈良方 8卷,拾遺2卷, 附校勘記1卷 ; 蘇詩紀事 1卷 ; 蘇黃門龍川略志 10卷, 別志2卷 ; 角山樓蘇詩評註彙鈔 20卷,目錄2卷,附錄3卷 ; 調謔編 1卷 ; 金真相院重摹東坡施金建塔帖 ; 金蘇門山涌金亭六大字 ; 雜纂 3卷 續纂 ; 雜纂 3卷 續 ; 雜纂二續 1卷
關連:蘇祜(高祖); 蘇杲(曾祖); 蘇序 (祖); 程文應 (外祖); 蘇澹 (伯父); 蘇渙(伯父); 蘇洵(父); 蘇轍(弟); 蘇邁(子); 蘇迨(子); 蘇過(子); 蘇遯(子); 蘇不疑(堂兄); 蘇遲(姪); 蘇适(姪); 蘇遜(姪); 司馬光(長官); 歐陽修(師); 曾鞏(友); 李常(友); 李清臣(友); 孫洙(友); 劉攽(友); 王安國(友); 文同(友); 王鞏(友); 張先(友); 章楶(友); 米芾(友); 陳師道(學生); 黃庭堅(學生); 張耒(學生); 陳慥(學生); 晁補之(學生); 李廌(學生)
單位:本筆資料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與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共同製作
權威號:018284
CBDB:0003767

[關閉]